无奈(一)

明月44

无奈
(一)

将近不惑之年的我, 日前,在网络中偶遇西部都市女伶,勾起我对当年那位十八岁东方少女的记忆,那一切隐藏在心底的永恒又被一点点地触动,然后一点点地浮现……
当年的我,在大学外语系教研组带职进修。外语系新生班当年只有五个男生,二十位女生,新来的学生大都是十七八九岁的年轻人,我也不大,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但因为是带职进修,兼任助教职责,就有机会与学生打成一片。也因为如此,我的居住条件比学生好多了,新生是八人一间宿舍,而我却幸运地被安排在一间可供两人居住的小单间。同室友是当地人,经常回家,所以基本上大量业余时间等于是我一个人独居单间。
平时的我,不太善于言表,甚至有些腼腆。自己与同类年龄的青年男子相比,个子虽不高,但外貌还算得上眉清目秀,气质则介于儒雅与灵气之间,也许由于祖籍南方,我皮肤的颜色,没有当地北方男性那种古铜色的健美,而是淡黄里透着白净,可以想象,倘若遇见女生,当年那个白面书生该会有多么难为情了。然而,一次突如其来的事件却激发出了潜藏在我性格中男子汉的另一面。
那天,我在一个教室整理材料,突然听到一阵尖厉凶狠的女声在连珠炮般地训斥什么人,抬头一看,只见一位娇小瘦弱的女生,正在盛气凌人的女班长面前据理力争,而女班长却依然无动于衷,声色俱厉,眼看小女生满面泪痕,委屈无助,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突然感到义愤填膺,不知身上从哪里冒出来一股力量,促使我走上前去,面对着女班长,压低嗓音沉闷而又毫不含糊地吼道:“你敢再说她一句,我就敲死你!”气势汹汹的女班长被我的举动吓得钳口结舌,嘴唇随后翕动了一下,但终究还是不敢发出声音来,只是悄悄地低头离去,而小女生则一直直愣愣地望着我。
我仔仔细细地地瞅了小女生两眼。这一看,糟了,我顿时也呆磕磕地停在那里,失去了离开的欲望。小女生的眼睛大大的,圆圆的,还挂着泪滴,同时却又在对着我露出舒心快意的微笑,我想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同时也想认识这位清纯的少女,于是,平素腼腆的我忽然变得大方起来,像个大哥哥似的邀请她走出了教室。没想到,小女生在走廊里面不仅把挨训的原由从头到尾对我讲了,还竹筒倒豆子般告诉了我很多很多,说了很久很久,以至当时她说了些什么,我大都听不清更记不得了,只是注意她说到伤心处就开始流泪,恍若弱不禁风的林黛玉似的,可是讲到我低声吓退班长,她又开心地笑得脸上的小酒窝都深深陷了进去,让我觉得仿佛快乐的史湘云就在自己身边,我赶紧摇了摇头定一下眼神。小女生看起来虽然瘦小,可走在我面前,却长得高过了我的额头,她显然没有觉察我为何摇头,又接着说:“我爸爸送我来他就走了,我们宿舍八个女生,她们说话我听不懂,她们都是本地的,就我一个外地的,她们不喜欢和我在一起。我没有朋友,我吃学校伙食好不习惯,这里好可怕。”等等。这时,我静了下来,宽慰鼓励了她几句,送她回了宿舍。
回到自己的宿舍,我承认,自己已经被她的天真无邪所吸引,她离开我背过身返回女生宿舍时那美若天使般的轻盈的脚步已经锁住了我的灵魂。这一晚,我失眠了。从此之后,我除了做好该做的一切,空闲下来心里面就总是想着她。
到了金秋十月,有一天,我再次与小女生单独相遇,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见到她在向我微笑,我不假思索,赶紧告诉她:“如果你学校饭吃不习惯,来我这里做好吗?我宿舍可以做饭,你可以做自己想吃的。”小女生也没多想,高兴地点点头,像只快乐的小鸟般飞进了教室。
中午,我早早弄好了吃的,一心一意等待着小女生到来。不一会儿,听到门外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到近,然后听到轻轻的敲门声,我说:“门开着呢,请进!”只见小女生先是将门慢慢地推开了一个小缝,然后悄悄地把头探了一下,见到我之后,才放心地迈步进了我的小屋。
小女生进来了,她冲我微微一笑,然后好奇的浏览小屋的陈设,我则坐在饭桌旁欣赏着少女那天然去雕饰的白里透粉的小脸,那娇嫩的柔润光滑的肤色真是美得像鲜艳的牡丹,又像冰山上的雪莲,她那纤细的手指、轻盈的脚步,尤其是自然挺拔的胸部随呼吸起伏时上下自然的波动,实在美得令人心荡神驰。 天哪!我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奔腾的热血和原始的激情了,该怎样在这位大一女生面前掩饰呢?我天生不会演戏,此刻忽然急中生智,我告诉对方,你先吃,我出去一下,结果自己飞快地冲出门去……
当自己手里抱着个大南瓜返回小屋时,小女生面对着吃过的午餐本来噘着的小嘴又乐开了:“你怎么知道我最爱吃南瓜?真是天助我也!”其实,刚才我尴尬地冲出门奔向市场,不小心撞到卖南瓜小贩的板车上,由于板车装了太多的南瓜,虽然自己紧急刹步,还是把几个南瓜撞挤得掉下车来,为了赔礼,自己向推车小贩提出要求,买了最大的一只南瓜,抱在手上就往回赶。不料小女生却问道:“晚上我能来吃南瓜吗?”看着硕大的南瓜,自己简直哭笑不得,因为我自己,从来就没有做过一顿南瓜饭。
我的心思在小女生身上,小女生的心思在南瓜身上,哇,我该怎么办?我能解数理化,能讲英语,学法语及当地土语成绩也相当可观,可是,面对这个金黄金黄的大南瓜,是蒸?是煮?还是油炸呢?精灵的小女生,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小声问:“我下课过来帮你做南瓜饭,请留门好吗?”我乐不可支,马上捣蒜似的不住点头:“一定!一定……”看着小女生轻轻起身挪动脚步,慢慢地走出我的视线,我才发觉,我的额头冒出了汗珠,我的心则随着小女生飘向远方。

花儿醉了,心儿飞了
春回大地
复苏是万物

冰雪过去
微微颤栗的手
杯盏红酒

遥望
斜月荡着秋千
在夜空
光在地平线的那一头

我好希望小女生象那------

弯弯的月亮,

勾挂着秋千,

秋千上是梦中的天使般悠然。

长长的白色裙边 ,

拖缀在树尖。

悠悠荡荡在星空 ,

环绕着银河,

遥望着昆仑遥望着泰山,

微笑着拥吻大海,

拥抱着青山。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