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

冷海

北风
那一年的北风,在年关前
猝然而至
在大街上呼啸着
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
阻挡着我奔波的步伐
一个乞丐的钱罐
如陀螺般的在风中旋转
我冲进了北风中
追上了它
路边树上的枝条正在瑟瑟抖动
犹如她的双手

上一年的北风
依然呼啸,依然肃杀
我在刺骨的北风中
送走了我的大哥
有人说他往生极乐去了
只是,今生今世的安乐
脆弱如北风中的落叶
蓦然间不知所踪

呜呼。风若有情
当连夜北上
带着所有愁怅的人们
所有的愁怅
带着所有痛苦的人们
所有的痛苦
呼啸而去,不再归来

2009.11月
冷海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