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雨

焦宗烨

千九年,古城西安,写下了记忆,属于六月,六月的雨。今日,已是次年,次年东风杨柳岸,阳春三月,再次写下记忆,只是属于三月,如是记忆。

——题记

1
清凉的早晨,展开窗帘
遥望渺廖的山阙
昨夜星辰一派灿烂,一片青岚
据说那里有道,却不曾张望过

迷蒙的天空
细微中不留尘埃
一夜荡涤

清晨,亮出一道雨滴的线
纤细娇嫩,确然是春的柔

清晨,吹过一阵严肃的风
卷起细雨,但却不曾摇曳过
猛然间,那隙中透出迸发的春意
天籁透明的的忧伤中
充满着你,仿佛沉静的薄雾
缠绕着一颗驿动的心
而你把它紧捆,一圈一圈



2

我已无语
本就不会抒情,也就不会写诗
所以沉默,而你——
雨滴
却在久未敞开的书扉中渗透
引发心潮

这是三月,古城西安
凌晨揭幕的你
在微弱的春意间连绵
笼罩大地

我看到,看到久远的希冀
如同缠畅的温柔
亮出一道融化的风
徐徐而起,吹皱起三月的冰

一零年的春,来了
肆意间不可抵挡
那是伶仃洋的海风斜穿欧亚大陆
飘落在汉唐头顶
那是西伯利亚的寒流怯懦的退去
隐秘在球体北极

3

隔着一块块冰冷的玻璃
看到你决然的滴下
一次一次、一点一点
在错谔间 我似乎遗忘了一些声音
只听得一次次撞击地表的音响
据说是滴水穿石


当然你绝不可能相信
我尽然如此热切地等待着你的来临
如此热切
我也不信

而这所有的词 所有的句
所有的声响和场景
这视域尽头所有的所有
都是你带来的 都是


我历经千劫百难不曾僵死的灵魂
我历经千劫百难不曾失意的狂想
还有那清新的悟
在雨滴里悄悄浸染 慢慢湮开
不会是西地中海的暖风悄然来到
不会是南中国海的暖风悄然来到

都不重要,我只看到
只看到那一次次撞击地表的音响
据说是滴水穿石,滴水穿石

一零年三月中于古城西安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