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黃的癲狂,關於一些網站的情緒

焦宗燁

掃黃的癲狂,關於一些網站的情緒

鄰近的掃黃來的波濤洶湧,結果是掃黃擴大化,讓幾個網站因為掃黃給掃掉了,現在在這裡隨便發個言,排遣一下情緒。

1,能進去的
一, 《香港文匯報》
作為中國四十年代中國風向標的指向性刊物,《香港文匯報》對國民的影響不容低估,其一向的中立為民的態度博得了世界的尊重。
時至今日《香港文匯報》成為國際公認的于內地決策層關係最密切的報刊,當日的索馬裡打擊海盜、神舟飛船等等所有的風聲都是由此發出,而外界也罷《香港文匯報》的獨家報導看作是域外媒體最權威的中國媒體報導。
所以,剛人將次看作是絕對的左派報紙,使然如此。

二,《大公報》
這是中國存在時間最長的報紙之一,也是迄今為止影響中國的最偉大媒體之一,它的光輝來自于二十世紀初到一九四九的中立和不卑不亢。
大公報的諸位編輯因為自己的立民立場成為他的評論成為代裱中國最多數國民的絕對意志i。
但是,大公報的榮譽也就在一九四九的時候結束了,今日已經成為不能再左的域外媒體。

三,newyork times,紐約時報

紐約時報的網站是一直可以進去的,可能是因為覺得能看懂的都是熟知內外形式的,掃黃大可不必。
再者可能也是因為目標太大,大抵掃黃之後的影響實在不好,所以一直可以進去的。
需要補充的是,最近在《紐約時報》的報紙中時刻出現著關於穀歌、關於china的故事(就是個人留言評論opinion),這個故事雖然並非《紐約時報》正版版面之中的強調freedom必勝,但也絕非xinhua報導所言的什麽國外網民痛批或者是否定。畢竟網民自己的留言是可以折射出一點東西的,在留言裏面,我也沒有看到特別的freedom或者是特別的chinese,所謂真實,就是路人皆知,何必再說!
但那是這次也見識了國內媒體的誇張,三天前《紐約時報》刊文說是一中國留學生提出了攻擊美國電力的問題,其實在這片報導中《紐約時報》很中立,根本沒有職責該留學生刻意的指出美國電網漏洞,但是在國內就如同眾星捧月,以為是所有研究者都一心想攻破美利堅,夢想著“一日不破美利堅,一日不瞑目”的思維,真個是憤青磊磊,五毛橫行。
這本來是非常隨意的一篇報導,《紐約時報》認為這是作為一個研究者的必備素質,就是find,而到了國內就意味著這是有意為之,這豈不是將那個研究者逼上法庭嗎?

四,times onling 泰晤士報

一如前面,這個媒體也是可以打開的,而且速度很快,大概也是同樣的心思,所以掃黃大可不必。
相對於《紐約時報》版面報導的freedom一邊倒,(該報甚至對中國的安未未評價甚高,認為這是真正的analyst,最近在《紐約時報》上面,安未未沖得很頭,批評很尖銳,讓筆者認識到了不一樣的安未未。http://roomfordebate.blogs.nytimes.com/2010/03/23/google-or-china-who-has-more-to-lose/)泰晤士報在報導穀歌和CHINA之間是一個絕對的平衡提,甚至可以說是表現出向china的tend,但這個也絕非是inhua 後者是people所說的什麽,在他們看來那個是“環球居民一邊倒,穀歌眾矢之的”啊,真個是繆在!

第五,鳳凰衛視,《鳳凰週刊》

鳳凰的立場香港人分析的很清楚“中間偏左”,正因為如此,《鳳凰週刊》在內地才暢行無阻,雖然裏面的東西在港人看來並不算什麽,但是在內地就確實是個話題了,《鳳凰週刊》的中立是明顯的,這一點不容置疑。
但是鳳凰衛視截然相反,全然是域外的xinhua.net,內容幾乎沒有獄界的,所謂偏左,大抵如是。
所以儘管《鳳凰週刊》很貴,但是筆者還是常常買,所謂信息,那裏面確實好多,不管怎樣,至少在接近真實。

2,進去封面,但看不到實質內容

這裡面就有點掃黃不掃門面掃裏面的味道,門面還是那個門面,但是打開的裏面確實是一派乾淨,沒有任何雜質(信息)。

第一,《聯合早報》

《聯合早報》被國內媒體譽為華人世界的良心,雖然裏面有偏激,但是都屬於“理智主義者”一類,從來沒有因為某事而大批某某派。
《聯合早報》對華人的報導確實是四十年代的《大公報》,功勳卓著。
前幾天本來是可以進去的,但是現在就需要OVER才行,因為封面還是那個封面,但是內容已經是無影無蹤。
但是借用OVER工具看《聯合早報》,確實與必要,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第二,中央日報網絡版

作為國民黨的機關報紙,這網閘的基本觀點內地看了並不需要驚詫,可以說,這是絕對的“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媒體。
在臺灣的紙質媒體江河日下之時,中央日報的不再作為紙質媒體的行為也就不足圍觀。相較于當年的那個官方意見,現在的網絡版真個是信息八面,精彩奉承,不得不說,她一如今日的《聯合早報》,屬於理智主義者,更是強調“一個中國”者,不論如何讓,我對這樣的臺灣媒體肅然起敬。
肅然起敬!

3,進不去,打不開的
第一,明報

明報的立場和觀點來源於金庸,這位國學功底深厚的先生。
他奠定了明報的基礎,明報因為自由、獨立、中立、為大眾的宗旨被世界尊敬,有評論說他是最值得一看的華文媒體之一,話雖如此,但是就是看不到。
前幾天裏面粘貼筆者曾經寫的一文,屬於事關龍應台的東西(現在數典好像也看不到了,畢竟要為數典考慮嗎!),臺灣日報轉載之後在明報又被引用,更說了一句“不可思議”,大抵是將筆者當其他做憤青了,其實,這顯然是錯誤的,在這裡就不多說了。

第二,其他

這個其他有好多的含義,要特別是個別域外網站本人實在不齒一看,那裏面滿面的胡言亂與,還是華文字幕,罔譯為談下華人都順從與他,聽從所謂的指引,簡直是繆不可繆。
前幾天,有人倒騰了一個《o8 xianzhang》,裏面不是全無事處,但是總體而言是荒誕的,是需要批判的,但是這個批判不屬於官方的否定,筆者只是覺得對裏面太多的欠成熟的東西需要修正,需要修正,當然這站裏面的絕大多數。
正因為此物件,所以掀起了簽名熱潮,又以為是天下華人都想著他,使然未必,一出來便質疑不斷,當然絕不是gpoverment的全然not.



關於情緒,大抵如是了,只是覺得掃黃太厲害,未免有點收不住的味道,前兩天不是又有人在家裡被掃黃了嗎,這豈不是荒誕之荒誕!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