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踏枫叶国(一)

爽英

[编者的话] 远离故乡,初踏异国的土地感觉在许多闯荡国外多年的朋友们的心里恐怕已经很淡漠了。爽英的记实之作《初踏枫叶国》向我们展示了在移民加拿大浪潮里的新一代是怎样度过那些最初的日子的,也许她会唤起你对的往事的回忆。本刊将连载该文,希望大家喜欢。

本文作者和《明华之友》共同享有全部版权,若转载请与《明华之友》编辑部(mhc-editor@minhua.com)联系。



亲爱的朋友们:

大家好!终于可以上网,先让我将前几天写的东西寄给你们,杂乱的心绪让我慢慢整理。这是我们抵达加拿大的第四天,生活开始有秩序地进行,所以提笔给你们写信,或许写得很乱,只是记录着我这一段的心情。

抵达加国后,我们首先给自己起了英文名字,先生叫Bill,我叫Sharon。

2001年5月21日(中国时间)14:00

与朋友们洒泪告别后进入候机室,心情却变得异常平静。没有离别时的伤感,没有对未来的憧憬。很奇怪是吗?我和Bill都是如此。直到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的泪水才一下子涌出来,也许那一瞬间才觉得自己真的要远离熟悉的故土、挚爱的朋友、年迈的双亲。感情象奔涌的江水无法控制,Bill在一旁静静地揽着我,让我颤抖的双肩渐渐地平息下来……。

飞机1个多小时后抵达汉城——我们半月前刚刚离开的仁川机场,全然没有走出国门的恐慌,顺利转机。汉城飞往多伦多的空中客机大都是韩国人,仅有的几名中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看样子都是中国移民族,基本是以家为单位。十几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多少有几份受罪,我的嗓子在干咳,幸亏有Cathy买的“金嗓子”。Bill的知识此刻派上用场,无论是生活常识,还是其他方面,有他在都很容易对付,忽然觉得平日里抱怨他看电视、看闲书都是多余,有心人看什么都长知识(引用Bill语)。

飞机掠过国际日期变更线,我们特意调整了时间。想着无际的黑洞洞的高空中,一只大鸟驮着几百人向远方飞去,真是神奇。

终于抵达多伦多机场,仍然很平静,仿佛并不是出国门,只是一次远行。这里已是晚上八点钟,想到不久就要入关、面对移民局的盘问,心中不免有几份紧张。移民的队伍排得很长,所幸中国移民并不多。我们很快拿到预约号7,前面几家人,看上去都象是香港、台湾的移民,英语似乎也不是很好。几分钟后就轮到我们了,移民官很热情,首先示意我们不必紧张,询问了有关事宜(例如带多少钱)后顺利地在我们的护照上签字盖章。哇,如此简单。

此刻大脑已经被一个个步骤包围着,下一任务是打电话通知接待站、取行李。因为上次妈妈去美国时丢失了一件行李,所以对行李我多少有几份担心,好在行李很快找到,用小推车推到出站口等着接站。天下着小毛毛雨,由于将外套遗落在家中,还是觉得有几份凉意。等待是如此漫长,40分钟后接站人员来了,很快上车,大约又是20分钟后汽车抵达8号接待站-----“新移民之家”。这是一幢从外表看二层的小楼(实际地上两层,地下一层),主人在二楼,一楼是客厅,我们被安排在半地下室。女主人挺着大肚子,领我们看了一下房间便匆匆上楼,看着Bill一个人将四件大行李一件件搬下,却帮不上什么忙,心中很不舒服。

快给姐姐打电话,免得家人挂牵。好在事先姐姐已经给买了一张电话卡,拿着电话,听着电话那端姐夫问着HELLO,我一边喊着哥哥,一边哭出了声。这里有终于听到亲人声音时的激动,更多的是失落。我对移民接待站期望过高,原以为最差也是国内涉外宾馆标准,而眼前的一切去让我一下子找不着北。姐姐安慰着我,跟我聊着天,我的心情慢慢地好起来了。尽管来之前看过不少有关移民生活的报导,有不少可怕的想象,但真没想到困难会来的如此快,从有着无限亲和力的“移民之家”开始。

5月22日(加拿大时间)6:00

我和Bill从来没有这么早起床,天刚刚亮(这里的天似乎亮得晚),我们已走出户外,呼吸着加拿大新鲜的空气,猛然发现原来周围是如此幽雅、恬静,很象青岛八大关别墅区,但这里面积大些、绿色覆盖多一些。道路两旁是清一色的二层小楼,风格各异,庭院更是各有千秋,小鸟、小松鼠随处可见,人与自然在这里变得如此亲近,让人的心情格外舒畅。后来发现,除了多伦多市中心区(类似我们的市南区),整个城市每个区几乎都是如此,高速路两旁是一个挨一个的别墅群,象一个又一个的大花园。

原是日记的形式,几天下来由于信息量较大,积累的东西太多,决定按主题分段来讲,比如接待站、学习、组装家俱、我爱厨房等等。请慢慢听我道来。

移民接待站

我想象的移民接待站,类似中国的星级宾馆,一间间独立的小房,有卫生间、空调、床、电视等基本用具。而这里丝毫找不到宾馆的影子,所谓的移民接待站,只是老移民买下房子,自己住楼上,将地下室出租给新移民。这种方式对老移民买房子很合算,据说一幢带花园的独立的二层小楼根据地区不同,价格大约在20-30万元左右,只要你有工作,首付只需25%-30%,也就是5万元左右,然后分期付款,每月需支付出1000元左右即可购买,如果你将地下室出租,出租的钱足可以还清贷款。比如我们住的8号接待站,一楼是客厅、厨房等,二楼是主人房,地下室分两层,一层是半地下室,窗户开在地上;二层是全地下层,只有1个小窗户透着有限的光。主人将地下室稍做改造,隔成6个独立的小房间,1间公用厨房、1个公用卫生间,每间房一晚收费30元,仅这6间房每晚可收得180元,一个月下来也有5000多元的收入。这里的生意好得很,我们住的六天中,每天都是进进出出,顾客盈门,试想中国大陆每年有近30000的新移民(合法移民)抵加,每天平均100名,算起来真是惊人。我租住的接待站,主人来加只有2年,1个孩子从中国带来,太太再有几天又要生第2个宝宝了,说来他们也很辛苦,因为新移民每天都有,而且都是半夜入住,东西搬上搬下,吵得一家人很难入睡。这也许就是生活吧,新移民每一个时期都会有每个时期的艰辛。

新移民

新来的移民,年龄主要集中在27-35岁之间,且80%都带着孩子,地下室里经常有孩子的哭声,大概是没孩子的缘故,我有些受不了。公用的东西很多,所以经常出现排队现象,厨房稍微大一些,挂着一张地图,下面贴有移民主要做的几件事的说明。这里常常聚集了几家人,这也成为大家聊天、交流经验的好地方。从装箱打包上看出我们还是经验不足,一些碗筷被压在箱底很难拿出来,所以第1天就凑付着在外面买点东西吃,1天下来发现很不合算,1块加元合5.5元人民币,买上10元钱的东西,就意味着60元人民币悄悄流走。于是还是开箱取必备用品,然后再打包。有些近40岁的新移民,出门经验确实丰富,来的第1天居然可以上街买面在厨房里烙起饼来,很象样地过起家庭生活,让我们这些小字辈很是羡慕。公用电话是最头疼的事,虽然每个房间1部电话,而且市话免费,但是由于6家人共用此电话线,大家都急于给家人打电话、打电话联系朋友、打电话租房子,所以1根电话线变得异常抢手。从外面打进来的电话就更难了,而且时常要打几次,有时是房东接,有时是别人接。好在这里的外部环境很好,可以让自己的心情不断得到调理。说真的,如果有车,住在这里真是很幸福,我和Bill常常在别墅周围漫步,想象着未来的某一天,有这样一幢小楼属于自己,空闲时在庭前院后摆弄一下花草,该是何等的美妙。新移民似乎心情都不坏,大概是出门前对移民的生活都有足够的认识,心态都调整得不错,不急于找房、不急于找工作。这些人在国内也算中产阶层,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有稳定的工作、不错的收入,工作过几年,有一定的积畜,足够坚持几个月甚至几年。一群人中我们是很幸运的,只在地下室呆了5天,我们第4天就租到房子,其他人看到姐姐的车来接我们都很羡慕,“你们解放了!”。也许是吧,但谁又知道呢,不晓得这是不是更艰难生活的开始。

租房子

在这里租房子首先要了解整个城市的概念,哪是市中心、哪是郊区,哪里有学校、哪里有地铁,现在想来我们到达后的步骤还是很严密的很科学的,买一张地图,尽快熟悉周围环境,学会坐汽车、乘地铁,了解基本情况。

姐姐给了几个电话号码,都是在此的同学朋友,提供了一些有意义的信息:市中心的房子较老、设备较旧,其他地方如果离地铁近,房子比较干净的,价格一般比较高。市中心还是相对好一些,信息快、各大公司云集于此,对将来找工作会有帮助。接待站的房东曾经告诉我,过去他们一家住在市中心,只有1间房,厨房、卫生间公用,房子非常破旧,她跟孩子住在用行李搭起的床上,先生则在地上打地铺,经常半夜老鼠、蟑螂满地爬。

考虑到将来就业方便,我们决定选择市中心(DOWN TOWN),或是离地铁站近的地方,价格在500元/month左右。第1天没买到中文报纸,在街头拿到免费的英文报刊,其中有厚厚1本关于出租房子的。利用排除法,只看500元左右的,终于鼓足勇气给老外打电话,费了半天口舌,对方要的代码号还是没有说清楚,只好说,ok, thank you. 放下电话,心里很难过,这是对自己英语水平的检验,也是对自己自信心的打击。第2天一早就赶去买中文报纸,在租房一栏开展“圈地运动”,打电话与房东联系,还好都是中国人,尽管说的大多是带有浓厚广东味的普遍话,但能听懂。

兴奋的是联系到一个市中心房子,带卫生间、厨房,590元。地址不难找,只是感觉这一带有点不安全,马路上偶尔会看到流浪汉、打扮很奇特的人。房子确切地说是在3楼上,1楼是商业店铺,2、3楼住家,有点象老中山路,房东好象是台湾或是香港人,上下打量我们后说:大陆来的?青岛,好地方,大陆开放多好哇,到这里干嘛。

房间很小,厨房、卫生间侧身一个人可以工作,Bill不是很满意,他觉得有些脏,走出房子,我们象是被浇了一盆冷水,更象是霜打的茄子蔫了,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许多,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逛,心里开始烦,回到接待站开始给朋友打电话,说法各异,一句话:不要着急,租房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将近百页报纸重新翻看一遍,继续查找有关房子信息,收获甚微,气得倒头就睡。Bill还好,总是在我烦的时候表现异常耐心。第3天一早还是赶去买中文报纸,还好,今天的租房信息多一些,联系两家立即出发。

没来加国时,曾听人说这里地下室出租很多,但是如果经济状况允许,最好不要住,因为本身新移民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再住在这种地方会比较压抑,所以我一直拒绝有关地下室(这里叫土库)的信息。结果不知怎么稀里糊涂还是找了一家土库,房子倒是装修得很干净,两家合用卫生间、厨房,只是窗户太小,透光太少,尽管这样480元的房租我们还是比较满意。马不停蹄去看另一处房子,心里想,如果不行就赶快回这里订这一套。颇费周折找到CLAREMONT街28号,一幢独立的小楼,厨房刚装修完,还散发着淡淡地清漆味,地板地、有中央空调、快速上网的CABLE线,房间朝东,临街,但比较安静,房东是福建人,很友善,不计较。560元,OK,就是它!

找到房子后的心情真是舒畅,急着想告诉父母、朋友、姐姐,走在大街上,虽然还是零星飘着雨,但心情已完全不同,这里过两个街区就是中国城,满眼看去,全是中文,让人觉得熟悉而又亲切……。对了,有一件小事让我们颇为感动,我们在市中心的韩国城查看地图时,一位韩国老移民关切地上前询问,帮助我们查找,后来了解到我们没有车竟放下自己的事,开车送我们去,虽然距离并不遥远,却颇费周折。此时车窗外突然下起了大雨,而车内我们的内心却暖融融的,被老人的热情深深地打动着。

姐妹情

我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每次亲人的离别,我总是哭哭泣泣的,而这一次却异常冷静,我想是因为我一直认为虽然远离父母,但在大洋彼岸的那端,还有我挚爱的亲人——姐姐。

我和姐姐相差6岁,小时候大约是年龄相差大的原因,彼此交流甚少。或许是她太优秀了,在她的光芒下,我似乎没有个性、没有自我。从小我象跟屁虫一样,跟着她跑这跑那,很崇拜她,处处模仿她。说起来很奇怪,从她上大学开始,她走到那里,我跟到那里,因此在我上高中时就去过她上大学的南京、工作的北京,后来她去了美国,我也曾一度想去,但后来年龄大了,这个梦想也渐渐远了。造物主真是奇特,瞑瞑之中,命运安排了我们姐妹俩的异国重逢。

5月24日下午,当接待站的门铃响过,我跑去开门,姐姐、姐夫已经开张双臂激动地拥抱着她的妹妹、妹夫,泪水再次将我的视线模糊。由于路上塞车,他们开了近12个小时从美国芝加哥赶来,两个小家伙安静地坐在车上Baby椅中,一个睡着,一个半睁着眼睛奇怪地望着我。原想让他们休息,但姐姐执意要去看看我们租的房子,并将他们带来的传真机、打印机、电话、吸尘器放下,姐夫真是有心人,除给Bill买了不少衣服外,还带来的近十本近两尺厚的专业书。姐姐从美国朋友那里抄来不少有关加拿大信息,比如哪个中国餐馆好,哪里的中国小吃地道,开车直奔餐厅,美美地吃上一餐。

25号一早,姐夫开车,将我们的家当(4个大行李包)送到新住处,然后开车带我们直奔“IKEA家俱”。庞大的宜家家俱城大概足有“佳世客”几个大,里面高高低低陈列着各式家庭用品,我和Bill的观点是能用即可,而姐姐却要选好的,床要QUEENSIZE,电视机柜和书桌要分开的,付了帐,提了货,两名搬运工(姐夫和Bill)又马不停蹄地送货到家。对了,还有床垫,大床上还要有一张舒适的床垫,买床垫让我想起结婚时哥儿几个给我们买床垫的情景。

26日姐姐一家要赶回美国去,又要近十个小时的路程,说好了,他们早晨要来与我们告别,可是近十一点仍然不见他们的踪影,我一直担心着,是不是孩子们生病了,是不是连日赶路,姐夫太辛苦,是不是生病了,亲情毕竟是亲情,一份牵挂总也割舍不掉。Bill说放心吧,他们在国外这些多年,各方面比我们熟悉得多,我们在国外还刚刚一周。12点多,终于把他们盼来,原来又是去购物,汽车里塞满了新买的物品,大到彩电、录相、净水器,小到杯垫、拖把、图钉,他们全买齐了,考虑到我还有点咳,姐姐特地买了两瓶药水,冰箱里塞满水果食品,一个姐姐对小妹妹的关爱装满了整个房间,此刻一家人不能说谢谢,但泪水却再次滚动下来,姐姐搂着我:好好照顾自己,已经很近了不是吗,我们会经常过来的。我目送他们的车远去,一遍遍地在心底告诉自己,加油!只有努力才能回报亲人的爱。

学英语

记得在网上有些老移民用很大的标题写道:英语、英语、还是英语。可见英语的重要性。虽然在国内学过无数年英语,算起年头来真让人汗颜,英语水平实在不敢恭维。

从抵达加国的第2天起,每每外出,我总是带上自己的快译通和笔记本,无论在街头还是商店看到不会的单词就停下来查,记下来,几天下来平均每天都有30几个单词进帐(BILL说平均每天有40几个出帐),由于每天看到的都是这些,重复率很高,所以感觉很容易记忆。另外一个原因是毕竟学过许多年,许多单词都很熟悉只是不扎实而已。经过几天的适应,总的感觉是如果不说话,没有大问题,从文字上得到的信息基本能看懂,但一讲话问题也就来了,中国教育的弊病便暴露无疑,憋脚的英语别人尚能明白,但听懂别人的话相对就难一些了。Bill说,我们既是聋子又是半个哑巴。苦练听力是当务之急。

比其他新移民,我们的安家工作由于有姐姐的鼎力支持异常顺利,尽快腾出时间学习英语迫在眉睫。电视从早开到晚,先看卡通片,然后转向肥皂剧,下一步就是各类综艺节目。3天里看过的英文节目比我这30年来看过的所有英文节目都多,似乎找到了一点感觉,似乎也增添了几份信心。今天(6月1日)我自己一个人去学校报名上课,正巧在上课,我索性参加其中。虽然全部是英文,但并不吃力。下课后,老师与我交流几句,表示我的水平高于这个班,建议我选择其他学校。(这个学校没有高级班)。我的英语有这么好吗,让我难以相信,不过坚定自己学习英语的决心。啃下这块大骨头才是迈向新生活的开始。

先写到这里吧。

(待续)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