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陈瑸迹可寻

刺桐子

寻访陈瑸故里
历史上清官的故事不少,对后世影响深远。陈瑸,是继北宋包拯,明朝海瑞之后,清朝早期政绩卓著的清官。
陈瑸(公元1656-1718),字文焕,号眉川,广东海康(现雷州市)人。康熙三十二年进士,累升官职至福建巡抚兼闽浙代理总督。他为官清廉,勤政爱民,政绩卓著。特别是他任上三次主政台湾,为台湾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边防的巩固,族群的和睦,祖国的统一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的名字和事迹,长期在台湾、福建和广东等地广为流传。公元1718年,他因长期积劳成疾,卒于任上。至今,他的故乡雷州市雷城镇郊的南田村,有他的坟茔和康熙皇帝手喻的碑刻,有他的故居和后人为他建的纪念馆。在市内的三元塔景区和市博物馆里,有专题介绍他的生平和事迹的展厅。
时值初冬,我们一行在陈瑸的后人陈世华先生的带领下,来到雷州城郊南田村,寻访陈瑸的足迹。南国和煦的阳光,照耀在这万顷良田的上空。在田畴路边的一角,是陈瑸及其夫人的坟茔,历经近三百年的风雨洗礼,墓碑上的文字已近湮平。墓堆高耸,荒草凄清,诉说着一代清官的家国情怀。墓后侧有亭屋一座,内有康熙亲笔题字约三米高的石碑,依稀可见碑上的满汉两种文字,据资料介绍,这应该是康熙《御制福建巡抚陈瑸碑文》。
沿着田间小路走去,不几里处就是南田村。村头一溜古旧房屋是陈瑸的故居,其中主屋部分现在已经辟建为陈瑸纪念馆。在纪念馆的左侧,一块大石上写有“清端园”三个大字,“清端”是陈瑸死后康熙给他的谥号,以表彰他清廉端正的一生。馆前坪地中央,陈瑸身着朝服的全身塑像巍然屹立。右侧是陈瑸的诗文碑廊,集当代国内书法名家刻录陈瑸诗文的碑刻,琳琅满目。
馆内正厅有陈瑸坐姿塑像,后壁上方是康熙皇帝赠给他的《饯闽抚陈瑸》诗匾。四周是他的生平的详细介绍和部分他的文集,奏章,诗文等历史资料和文物。通过参观,三百年前一代清官的高风亮节,留给人们丰富的精神财富和无穷的思考,在今天依然有着强烈的感染力和不容忽视的现实意义。
三次主政台湾
陈瑸一生政绩最卓著也最为人称道的是他三次主政台湾。他关心民间疾苦,移民垦荒发展生产,注重教育,提高人民生活,和睦族群,加强海防建设,抗击倭寇,为台湾地区的发展和稳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是清朝治理台湾成就最大的官员之一。
康熙四十一年(公元1702年),经当时的福建巡抚张伯行力荐,陈瑸从福建的古田知县调任台湾知县,前往处理民变。他一到台湾就马不停蹄明查暗访,终于确认这是一起官府无理加征和滥捕无辜的冤案。时近春节,民情汹涌,情况危急。他一面向福建巡抚衙门请示,一面毅然把监狱中受冤屈的老百姓释放回家过年,以平民愤。这一行动使当时的知府勃然大怒,上书朝廷参告陈瑸“勾结生番,私怂狱囚”。康熙皇帝派钦差到台湾严查。当钦差到监狱清点犯人时,却发现犯人不仅没有少,而且还多出两人,经审讯,他们说出冤情,并承认是得知钦差查案,大家自觉回监狱应点,自己是怕人数不够,冒名进来的。
真相大白,钦差将制造冤狱的知府和县丞撤职查办,对陈瑸的决断大加赞许。平定冤案后,台湾局势逐渐平稳。曾经有一出戏叫《陈瑸放囚》,说的就是这一历史事件。
康熙四十四年(公元1705年),陈瑸奉调刑部,之后连年升迁,他还任过四川提督学院,第二主考官等职。大约1710年台湾局势又出现不稳定因素,朝廷任命他为台厦兵备道,这是他第二次主政台湾。
陈瑸一到任,当即渡海巡视台湾防务。他始终把族群和睦放在治理台湾最重要的地位,致力于消除民族隔阂,合力开发台湾。他一方面继续招募闽浙两省劳工到台湾垦荒,引进良种,扩大耕地。另一方面他解除铁禁,改进农具,大大促进了生产。他重视教育,培养英才,并兴建万寿台,加强台湾各族人民的国家观念。
经过多年的建设和发展,台湾逐渐物阜民丰,百姓安居乐业,台湾人民对陈瑸十分感激和爱戴。康熙五十三年(公元1714年),陈瑸获提升为偏沅(湖南)巡抚,台湾人民建他的生祠奉祀。
离开台湾十个月,到年底,陈瑸奉调任福建巡抚,一年后兼任闽浙代理总督。这是陈瑸第三次主持台湾政务,福建和台湾官民闻之无不欢欣鼓舞。
此时,台湾海峡倭寇和海盗非常猖獗,水路极不安全,人民生活和经济发展受到很大的阻碍。陈瑸首先构筑炮台,加强海防。他严格训练水师和实施船只联防 。同时他把厦、澎、台之间分段负责和护卫,军民共同确保平安,这也是陈瑸的又一创举。从此海峡通航,两岸人民关系和经济发展更加密切和快速。
清廉卓绝
康熙五十七年(公元1718年),陈瑸积劳成疾,病逝任上,年仅62岁。康熙皇帝追授他为礼部尚书,谥“清端”,意为清廉端正,也有清廉到极端的含义。康熙谕曰:“朕亦见有 清官,然如伊者,朕实未见,即从古清臣,亦未必有如伊者……,诚清廉中之卓绝者。”台湾人民崇敬和怀念他为台湾的建设和发展作出的卓越贡献,捐款为他塑了两尊塑像,一尊安放在台湾的“名宦祠”供人们膜拜。一尊送回陈瑸的生地雷州的“清端公祠”供奉。
陈瑸一生勤政爱民,严于律己。他告诫身边人员说:“贪一钱与千百万无异”。他自己一直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三餐都用自己种植的瓜菜进食。陈瑸任台厦兵备道时,俸禄不低,数年间应得俸银三万两,除了少量必用外,其余全部捐修炮台。他抚闽三年,去逝前遗疏要求将他应得的一万三千余两银全部供西北边防之用。有史书评价其为“盖知谋国而不知营家,知恤民而不知爱身。”康熙皇帝召见他时,称赞他是“一个苦行老僧也”,赐裘赠诗。他却心怀乡梓,趁机奏请为家乡雷州修筑东洋海堤,并获恩准,皇帝责成两广总督负责督办。
清道光举人李元度在《陈清端公事略》中把陈瑸与海瑞相比较说:“前明海忠介公清节震海内,后百余年,而国朝陈清端公继之,二公皆粤产也。忠介之意必欲事事复古,清端公则相时度地,惟期政足以利民。忠介之清主乎肃,清端之清廉乎温。清如冰霜足以杀物,清如雨露足以生物,故学忠介而不至其弊恐流于刻,学清端不至犹不失温厚之意也。”看来,他认为陈瑸的清比海瑞还高一个层次。
一个封建社会的中高级官员,能够做到真正的公而忘私,心怀苍生,清廉卓绝,古往今来并不多见。尤其在现代社会,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今天,重温和缅怀陈瑸光辉的一生,学习和发扬光大他的优秀品德,有着深远和重大的意义。陪同我们参观的雷州市政协常委林先生告诉我们说,有见及此,雷州市政府领导和有识之士,已经有计划在纪念馆旁边建设一个廉政教育基地,并且已经开始筹划。
走出纪念馆,眼前一望无涯的雷州平原,远处是一长溜的密林,密林后面就是那绵亘数十里长的东洋海堤,护卫着这万顷良田,造福千秋。

刺桐子 (雷州行之一)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