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州有幸十贤来

刺桐子

罗湖从此称西湖
天下西湖三十六,雷州得其一。雷州西湖,面积不大,公园总面积9万多平方米,水面仅33000平方米。但见园内楼阁亭榭,错落有致,九曲石桥,跨湖而去,南国花树,四季拥翠,波光倒影,怡人心魄。而园中人文景观,更是积淀丰厚,历史悠远,文人墨客即兴题咏,比比皆是。十贤祠、寇公祠、东坡亭,浚元书院,历近千年,为其他西湖所罕见。郭沫若上世纪游雷州西湖写词赞曰,“想见风物殊,超越钱塘西子湖。”而著名音乐家贺绿汀游雷州西湖后不禁慨叹说:“雷州西湖,虽然比杭州西湖小,可是有许多优点是杭州西湖没有也不可能有的,特别对后代人的教育意义很大!”
雷州西湖,原名罗湖,又名雷湖。相传当年苏东坡从惠州被再贬海南儋州,途经雷州,与早前被贬雷州的弟弟苏辙相聚于此,既悲且喜,百感交集。兄弟共同泛舟湖上,畅叙达旦,东坡是胸襟旷达之人,但见湖光山色,明月清风,感人生聚散无常,不禁酩酊大醉,在岸边的天宁禅寺休憩,苏东坡信手挥笔“万山第一”的赞语。雷州人民景仰和感念苏氏兄弟在雷州的行踪和功德,始改罗湖为西湖,并在湖心突出地带建苏公亭,立苏轼石雕像纪念。

十贤不幸雷州幸
雷州,位于大陆最南端的雷州半岛中部,古蛮荒瘴疠之地,为古代历朝被贬官吏的执役之地或去海南的必经之地。据史书记载,仅唐宋两朝,就有二十多位。对于这些被贬谪官员个人来说是不幸的,但对于雷州和雷州人民来说却是有幸的。这些官员在雷州或经过雷州时,不少人都为雷州的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进步和发展做出重大的或程度不同的贡献,使雷州从边远蛮荒之地,一跃成为钟灵毓秀、人文荟萃的岭南文化之邦,南国重地,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
西湖北侧有宋园,十贤祠位于宋园右侧。据史料记载,南宋咸淳十年(1274年),雷州人民为了记念两宋时期被贬到雷州或经雷州到海南的十位名臣,建此祠以供奉。这十位名臣是:丞相寇准、李纲、赵鼎,参政李光,枢密使王岩叟,翰林学士苏轼,门下侍郎苏辙,正言任伯雨,正字编修官秦观,编修胡诠。
走近十贤祠,只见大门两侧有楹联曰:缅天水十贤合食同堂共荐黄蕉丹荔,诵文山一记镌碑勒石不磨瘴雨蛮烟。上联谓雷州人民以香蕉荔枝等岭南佳果敬奉和纪念十贤,下联指文天祥的《十贤堂记》虽经数百年历史风雨,青史不磨。
十贤祠内,有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经雷州参拜十贤祠时挥泪撰写的《十贤堂记》石刻,该石刻为珍贵历史文物。文中赞扬十贤为贤中代表,人品高尚,正气凛然,学识渊博,政绩卓著;赞扬雷州人民“敬贤如师,疾恶如仇”的优秀品德。文中还对与十贤同时代也被贬雷州的丁渭、章淳给予无情的鞭鞑。这两人虽然也位极人臣,曾任宰相高职,但奸诈邪恶,陷害忠良,为雷州人民所唾弃,十贤祠里自然没有他们的位置。
走进油漆斑驳的古式木门,门廊左侧墙壁上有一幅介绍宋朝官阶制度级别图解表,帮助人们理解十贤当时的官职和工作管理的范围。

寇准:一代名相魂归雷州
寇准,位居十贤之首,在丞相位时坚决主张抗辽,后被奸人丁渭陷害,于1022年被贬谪为雷州司户参军。司户是地方上管理户籍、税务和仓库的小官吏。初到雷州,他虽然满腔激愤,写下“曾为深渊无处诉,年年江上哭青春”的诗句,但他还是很快就收拾心情,投入新的工作。他现在的职务虽然不高,但一样勤政爱民,关心民间疾苦,积极传播中原文化,备受雷州人民的爱戴。1023年,在他到雷州18个月后因病去世。雷州人民在他住过的西馆立祠奉祀。寇公祠,西湖宋园内左侧。祠门外是他高大的全身朝服塑像,他右手持笏,眼光深邃,端庄平和。祠内大厅正中的群雕,表现了寇准和雷州人民在一起的景象。三面墙上有 多幅图画,记载了他在雷州修建真武庙,教书传艺,讲授先进生产技术,促进经济发展和传播中原文化等历史功绩。
历史有时也会开一下玩笑。寇准到雷州几个月后,丁渭因罪被贬海南崖州司户。当时到海南必经雷州,因此有人写诗讽刺丁渭说:“若见雷州寇司户,人生何处不相逢”。
寇公祠与浚元书院合二而一,是雷州地区最早最大的学堂,先贤们为官做人的浩然正气,曾经培育出一代又一代的优秀人才。及至清代,雷州涌现了以陈瑸、陈昌齐、陈乔森为代表的一大批本地人才。
在寇公祠外后侧,有一口上千年的古井,据说寇准当年饮用过这口井的水,而他生前曾经获封为“莱国公”,所以后人命名它叫“莱泉井”。我们去参观时,井上有铁丝罩,而井下已淤塞,杂物充斥,看来已经多年没有清理了。
秦观:“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
十贤中的秦观,字少游,是古代十大才子之一。他的词婉约清丽,情韵兼胜,有很高的艺术造诣和意境,后人评价为“词之正音”。余少年时就读过《鹊桥仙》,“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种精神上的升华,一反前人故辙,犹显独到创见。至于“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等千古名句,更是令人击节兴叹,传诵不衰。
秦观对苏轼非常敬仰,苏东坡对秦观的才华也非常赏识,两人情谊深厚。秦观与黄庭坚、张耒、晁补之被时人并称为“苏门四学士”。秦观的生平介绍和诗词在书本上读过,但真正看过他在哪个地方留下遗迹却很少。这次在十贤祠内,进门右侧厢房里就是秦观在雷州的事迹展馆,引起我很大的兴趣。厢房正中有秦观半身雕像,背后两侧墙壁上是他在雷州写的诗词和事迹介绍。
秦观早年比较落拓和运气不好,落第几次,后来在苏东坡的鼓励下,到三十七岁才考中进士,后任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以苏东坡为代表的元佑党人被贬谪流放,秦观也被牵累,于1097年先贬郴州,1098年再贬雷州。
秦观初到雷州,比较悲观,曾作诗《责雷州》和《自作挽词》。这年冬天,苏东坡在儋州获赦北归,又经雷州,与秦观在此不期而遇,不禁百感交集,相互诉说离别之苦,道路艰辛。东坡看了秦观的《自作挽词》后,语重心长地劝说他要以百姓为重,“先天下之忧而忧”。并开导他不要悲观失望,也许不久就会获赦回归。
秦观在苏轼的劝慰下,很快转变心态,经常到老百姓中间去了解民间疾苦,交了许多朋友。他还租地自耕,体会灌园滋味。他也经常深入街巷市井,了解民风民俗。夜晚,他时常秉烛伏案,把在雷州的所见所闻写就了《海康书事》和《雷阳书事》等二十篇著作。至今,雷州民间还流传有“秦观饮酒设谜语,杏花巧妙解谜联”的美丽传说。
宋元符三年(1100年)七月,秦观终于获赦,官复宣德郎,结束了雷州三年的流放生活。他起程往广西,想先与还留在那里的苏轼会面。八月,行至藤县,饱览藤州的山水风光,心情大畅,开怀痛饮,狂笑而卒,时年五十二岁。
天妒英才。当苏东坡听到秦观去世的消息,悲痛万分,“两日为之食不下”,他在扇上挥泪写下:“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
苏氏兄弟留佳话
公元1097年,对于苏轼、苏辙兄弟来说是不幸的,但对于雷州而言却是幸运的。这一年,唐宋八大家之中的两位来到雷州,为南蛮之地带来了先进的中原文化。
苏轼是从惠州再移贬海南经雷州,而苏辙则被贬授化州别驾,雷州安置,因而有了兄弟两人在雷州相聚(有资料说是两人从广西结伴一路走到雷州),畅游雷湖和雷湖从此更名为西湖的佳话。
清初,雷州人福建巡抚兼闽浙总督陈瑸在《二苏亭》诗中云:“同作逐臣同路行,天涯难弟与难兄。地邻已戴鸿恩重,谪所犹敷棠棣荣。北望峰峦当面起,南浮波浪接天平。此间又作劳劳别,凭吊谁人不动情。”说的就是苏氏兄弟在雷州聚散的这一段历史。
苏辙初到雷州,水土不服,但他得到当地官员和百姓的爱戴和关怀帮助。苏辙感激涕零,他在《次韵子瞻和渊明拟古》中赞道:“邑中有佳士,忠信可与友。相逢话禅寂,落日共杯酒。”苏辙人品高尚、正气凛然、学识渊博、政绩卓著,他在雷州致力于传播先进的中原文化,并留下宝贵的文化遗产。
1098年,苏辙获赦北归。他的哥哥苏轼也获赦从海南经雷州,但苏辙已先离开,直至1101年苏轼在常州逝世,两兄弟再也没有见过面。

李纲:抗金名相再拜相
李纲,主张坚决抗金的南宋名相,因而遭到奸臣秦桧等人排挤陷害,一再遭贬斥,最后贬万安军(今海南万宁),在往返海南途中,都在雷州逗留,为雷州留下美好的历史记忆。
建炎二年(1128年)11月,李纲父子行经雷州,准备乘舟过海,为了避乱,滞留雷州经年。这一年,李纲并没有荒废光阴,他先后写了《论语评说》十卷,《易经内篇》十卷,《外篇》十二卷和不少有关雷州的诗篇。
建炎三年(1129年)11月,李纲父子渡海到达海南。在船上他想起本朝先贤苏东坡,不由自主吟出:“老坡去后何人继,奇绝斯游只我同”!记得多年前我去海南旅游,就在海口市参观过海南人民为了纪念李纲、苏东坡等人在海南生活和工作时的功绩而建的“五公祠”。
李纲在海南不到一月,宋孝宗继位,秦桧被惩处,李纲接到朝廷赦免和官复原职的圣旨。李纲父子北归又经雷州,这次他专门去拜谒了雷祖庙和寇准祠。与一代名相寇准相比,李纲是幸运的,寇准最后病死雷州,而李纲却能活着回到中州。李纲离开雷州回到朝廷后,仕途通达,官至宰相。
高风亮节活在民心
赵鼎,宋高宗时曾两度为相,是抗金最坚决的中兴良相。李光,任参知政事,主张抗金,反对和议。两人皆为秦桧所害,分别于1143年和1144年遭贬海南;而任伯雨、胡诠,也都是主张抗金,敢言刚正之臣,同为奸妄所害,最后亦遭贬海南,他们路经雷州皆匆匆而过,留下踪迹极少。他们在十贤祠里各占一位,是他们生前的高风亮节永远活在人民心中的明证。
耐人寻味的是十贤中的王岩叟,曾任枢密使等要职,是北宋名臣。他才华横溢,治国理念超群;刚正不阿,维护国土完整,政绩卓著。但他生前并未到过雷州,而是在去世后被“追贬”为雷州别驾。一个为皇帝和奸妄如此深恶痛绝的人,雷州人民却非常自豪地接纳和供奉。在这里,一国之君与芸芸百姓的智慧和胸襟,谁高谁低是不言而喻的。
“万里宦游来海国,一般乡景忆杭州”。走出十贤祠,我们来到苏公亭,在东坡老人的塑像前留影纪念。深秋初冬的雷州西湖苍郁滴翠,湖面涟漪万顷,就像我们思接千年的起伏心潮。千百年前先贤们的踪迹,虽经历史的烟雨磨砺洗蚀,但他们高山仰止般的功德和浩然之气长留在雷州这片美丽的红土地上,也长留在我们的心间。
(笔者注:本文部分资料参考《湛江日报》电子版、谢清科BLOG、雷州新闻网等,特此鸣谢!)

刺桐子(雷州行之二)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