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用付出来守卫家国

焦宗烨

习惯了柔软

啃起骨头,哽噎在喉的牵挂

没了风采,远离牛津飘逸的风

选择了留下

祭奠一种久远的继承

那是你父亲的骨影



据说今日,你再不莫须有

所以可以出来

伶仃洋的寒风吹烈



冬雪里有人跌足掉进了深渊

据说那里很舒适



曾经,那里

你可以走出去,就不用回来

但是,你拒绝了出去

所以你和你的信仰迎接着黎明前最黑的等待


一个将军浸入骨髓的血液

流淌一地,血流映照整个大地

虽然黑暗,却亮如白昼

你是那里唯一的希望也唯一的期冀

所以你在沉思



那被遗弃于此的

彻骨的寒冷

炮弹挤压过的骨头,血肉模糊


明日等来亮光

亚细亚南岸的火凤吹皱

飞翔九天

映照一个伟岸的东方女子清淡如风

清淡如风


那将诞生一个浴血的黎明

彻兆整个大地

我在等待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