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星中文小学 – 五年回顾

HOPKINS教育局宣传部

--回顾新星中文小学建校讫今种种


“…教中文或是阿拉伯文怎么样?总之,大着胆子去干。”

Molly Wieland 还记得,当年她向一位明尼苏达大学研究融入性外语教育的专家提出构想,要在霍普金斯学区建立一所融入性外语小学,对方给了她这样的意见:

“你得锐意求新,另辟蹊径。教中文或是阿拉伯文怎么样?总之,大着胆子去干。”

当时,Wieland 是霍普金斯学区的外语教研主任。她把这些建议告诉了霍普金斯教育局局长 John Schultz,他的回答很妙:“中文?很前卫,我喜欢这个主意!”

那是六年前的事,之后,新星中文小学就红红火火的开办了。如今,新星小学已经开办五年了。当年第一批进校的那批幼儿园的孩子们, 现在已经是四年级了。他们还在一如既往地为新星小学的最后两年,五年级和六年级开山铺路。 他们在2014 年从新星中文小学毕业。之后,他们将可以直接进入霍普金斯的中学部:霍普金斯西部初中学校(Hopkins West Junior High School)。在那里,他们将会继续得到接受中文融入性教育的机会。

新星中文小学的创立

对新星中文小学的创办者来说,开学前的筹备工作千头万绪,曾经让他们忙得应接不暇。当时明尼亚波利斯市区及周边虽然已经有了多家融入性外语学校,但是几乎还没有中文融入性学校。新星筹备团队深入研究了好几种融入性外语教学模式,想尽量在开学前把很多重要的具体细节确定下来。
新星中文小学最后确定把校址开设在霍普金斯学区的艾森豪尔小学,因为艾森豪尔小学地点适中,又有足够的发展空间。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招收新学生。

前任新星小学校长 Rosemary Lawrence 回忆道:“霍普金斯学区的口碑一向很好,在这儿开办一个新学校是有条件的。我们并不讳言新星小学是一个新生儿,如何办好它还有很多未知数。但我们深信,我们一定能与家长们达成共识,并与他们密切合作,根据需要及时做出必要的调整。”

美国政府视中文为“稀缺“的五种外语之一。能说流利的中英双语的人,将有可能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优势。因此,不少美国人对融入性中文学校深感兴趣。然而,一般来说,中文学校对多数美国人来说接受的程度还是很低。我们第一届新星中文小学的家长们愿意冒这个险,他们很清楚这类型的学校的确是“前无古人”。

Kimberly Ruthenbeck是首届新星小学的家长, 她说:“我收到霍普金斯学区发来的新生报名信,得知学区要开办一所中文学校,我立刻就打电话为我的女儿报了名。毫无疑问这就是我要为她选择的教育。”

 Kimberly Ruthenbeck 从一开始就是新星小学的最热情的支持者,她非常理解为什么家长们会对融入性中文教学心存疑虑,因为根据融入型教学的模式,学生的英文教学从三年级才开始。“很多家长担心,如果孩子到三年级才上英文课,会不会赶不上?“ Kimberly很自豪的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证明,在新星五年,孩子们真正达到了掌握双语的能力,中英文都达到或超过年级水平。这是一条必须尽早开始的行程,这样他们才能得益于一生。”

新星小学学生学习成绩报告单

新星小学的学生参加了五月二十日由明大孔子学院主持的YCT(中小学生汉语考试)中文标准化考试。每一个学生都达到了该考试的合格标准,大部分学生还取得三项单科考试都是满分的好成绩。新星的学生还参加了明尼苏达州学生统考(英文)的阅读与数学考试,百分之九十二的学生达到了数学考试优质水平,百分之七十九的学生达到了英文阅读考试的优秀水平,其中有半数以上的学生达到了州里规定的超优秀的最高水平。要知道他们才开始正式的英文教学不到一年,每天只上一个小时的英文课。他们的成绩的确可以用神奇来形容。这一事实充分证明了新星融入型中文教育的成功。


学真实而道地的中文

早在初创阶段,新星中文小学就被定位成一个教授道地中文的高标准学校。正如前任校长 Rosemary Lawrence 所说:“咱们不可能靠运气。” 为了给学生打下扎实的基础,新星小学幼儿园中文班必须运用百分之百的融入型教学,即教师的教学活动全部用中文进行(有不少融入型学校,教师可以一半用中文教授,一半用英文教授,可想而知,效果显然不同)。

另一位建校元老秦志宁博士对新星中文小学的贡献则是无可取代的, 尤其是在初创时期,她为确定新星教学体系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秦志宁博士本是霍普金斯学区的测量考试部主任,而为了创建新星小学,学区决定任命她为“中国文化与语言专家”。秦博士出身书香世家,南京长大,在中国完成大学学业之后,到美国继续深造,获得得明尼苏达大学教育博士学位。凭着她对中美两国教育体系的深切认识,使她在美国建立中文的融入型学校的实践中获取了成熟的经验。秦博士为新星小学物色并雇用老师,给新教师们进行指教,为他们引入美国教育体制开路,她还为学校选择中文的课程与教学资料,确定中文教学的测量检验过程。利用她与当地华人社区的人脉,她积极组织新星小学的学生参与当地华人社区活动,丰富学生对中国文化的亲身体验与实践。

挑战与契机

在创建的第一年里,新星小学的中文老师,学生和家长都感受到了文化震荡。新星的教师大多数来自中国,他们很熟悉中国的教育。然而中美两国的教育体制有根本性的差别。比如说,中国的学校很强调纪律与规矩,学生不能随意给老师提问,否则就会被认为不尊重老师。而美国的教育体制是鼓励探索,提倡学生发挥自己的思考能力,提出问题。
教师们,家长们以及学生们双方都需要找到既适合自己的期望值然而对方又可以接受的层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与磨合,我们认为新星找到了中美教育特点之间的平衡点。Molly Wieland 认为:“我们的努力最终使得到了这样的结果,我们既保持了中国教育实践中最优秀的成份,又结合了美国教育实践中最优秀的成份。”

Molly Wieland 特别感到骄傲的是她运用FLAP (外语教学辅助) 联邦资助完成的 STEM (科学、科技、工程、数学)课程编制。霍普金斯学区小学课程都教授 STEM 内容,然而新星没有中文版的STEM课程。直至2010,新星小学三年级才开始使用由FLAP主持编制的STEM 课程,学生们用中文学习了声波工程和生物工程等两个单元。2010年,四年级的STEP教的是磁学与电学两个单元。这些课程完全用中文进行教学,为学生们扩展全球化的视野打下了基础。



两样课程,同一校园

在教学课程上,新星小学独立于同处一个校园的艾森豪尔小学。当时,新星小学建立在已经开办多年的艾森豪尔小学里面中有很多好处。设备完善的图书馆、食堂、电脑室、校车等服务。同时,对新星小学的老师们来说,他们可以从美国同事们那里学到美国学校教育的经验。

同一校园里的两个完全不同的教学项目,可以共享同一资源。同事之间和睦相处,相互协作也是顺理成章的。现任校长 Terri Sigüenza 自三年前接任以来,更致力于促进两个项目之间的交流。首先是校名合为“艾森豪尔 + 新星小学”,接下去学校开展一些能连接不同文化的活动,以及双方教师与学生可以共同参与的教学活动。
其他方面的活动也在逐步展开,如全校的学生都会庆祝中国春节。所有的学生都会观看艾森豪尔六年级排演的歌舞剧。到了高年级,学生交流的机会会更多,如今年,四年级的学生一同去郊游等。

Sigüenza 校长对学校有这样的期许:“全校的师生都非常清楚大家都为学校带来了自己的优势,这是一个属于我们共享的难得的地方。”

融入性中文教学向中学发展的展望

新星小学的学生将在中学阶段继续他们融入性中文课程学习。霍普金斯西部初中将在2014年设立中文融入型教育招收七到九年级(即初一到初三)的学生,以中文融入型教学将会提供至少两门学科,目前除了中国语文/文学/文化科目外,其他科目的内容尚未定案。随着项目的发展,中文教授的课程也会在中学阶段不断增加。在未来的两年中,当目前的四年级新星学生小学毕业后进入7年级时, 我们相信一个中学阶段的融入性中文教学通盘计划一定会成功地呈现给大家。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