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春牛姆林的怀思

刺桐子

  記得多年前看過一則報導,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到他的祖籍福建永春的牛姆林參觀訪問。那時候,余先生百感交集,他終於跨越了那灣湝的海峽,去親吻這夢牽魂繞的故鄉熱土。後來他在不同場合提到,如果要續寫《鄉愁》,就加上一節:「現在,鄉愁是一條長長的大橋,你在這頭,我在那頭。」(大意)
  也是從那時起,我的腦海裏有了「牛姆林」這個名字:什麼時候,我也能到牛姆林,踏著詩人的足跡,去擁抱家鄉附近的這一片青山綠水?
  有一年春節,我回家鄉泉州地區探親。我的朋友潘帝都先生,當時任人民日報社駐福建記者站站長,他是永春人。春節他回永春探親後,特地繞道到泉州來看我。見面時我當時脫口說,下次與他一起到永春牛姆林去旅遊,他的夫人劉素娥很有興趣地重複了我的提議,但那時我們沒有定論。誰知這一說沒有了下文,帝都兄已於2007年春駕鶴西去,成了我們永遠的遺憾和追憶。(我和帝都兄的情誼,參見拙文《他奏響時代音符》)
  今年10月中,我又一次回到老家泉州地區,終於抽空去牛姆林一遊,圓了曾經的心願。
  牛姆林坐落在泉州西部永春縣下洋鎮境內,距離縣城70公里,是國家4A級旅遊區。下了高速公路,進入縣區支路,只見路兩旁的路燈柱上一字排開掛了許多寫著「閩南的西雙版納」的廣告板。當時我心中有一點疑惑,這個廣告提法是不是有點牽強附會?因為20年前我就去過西雙版納,知道西雙版納是什麼樣子。
  來的山口,路邊立有一巨石,上書「牛姆林」三個大字,墨韻甘暢舒展,筆劃豐潤大氣,左下題簽「披雲」兩字,吸引了許多遊客在這裏留影紀念。梁披雲先生是我國近現代著名的詩人、書法家和教育家,是泉州黎明大學的首任校長。梁先生是永春人,1907年出生,2010年以103歲鶴齡仙逝於澳門。梁先生為國家民族、也為家鄉留下了寶貴的精神文化財富。
  我們一行沿著上山小道,逐漸深入山中。只見保存完好、繁茂蓬勃的原始森林,綿延不絕,古樹處處,高入雲天。穿行林下,空氣清涼,沁人肺腑。陽光從山頂透過林梢縫隙散射下來,形成一道道夢幻般的光柱,閃爍迷人,讓人心曠神怡。據說這一片森林面積達一萬公頃。看來,在生態環境這一點上,說是「閩南的西雙版納」,還是有一點道理的。
  牛姆林動植物種類繁多,是一座大型天然博物館。景區管理處和服務中心設在半山的一片不大的平地上,這裏就有一座陳列館,裏面有在牛姆林生長的一千多種珍稀植物種類和動物標本,供人們參觀瞭解。其中就有白桂木、紅豆杉、青檀、水松等被列入國家珍稀頻危植物名錄;有大小靈貓、白鷴、蟒蛇等11種動物屬國家重點保護對象,而野生蝶類金斑鳳喙蝶屬國家一級保護。
  走過趣味盎然的猴徑,轉入山道,在一個山灣拐入另一座山脊,斜斜的小路變成了不斷升高的石階。在半山坳躍上一方巨岩,始聽到淙淙流水聲,上望有一片水幕貼壁漫溜而下。據說這就是有名的蝴蝶泉瀑布了。時值深秋枯水季節,山中水少,無法形成轟然巨瀑也。雖然有點失望,然山中頗靜,只有輕輕的林濤聲,伴著潺潺的流水聲,也頗能蕩滌人們的心靈。
  據《永春州誌》載,牛姆林因「勢若牛姆,孕崽懷寶,樹木蒼翠,石皆靈秀,因而得名」。獨特的南亞熱帶和中亞熱帶過渡型的地域特徵,使這裏呈現出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觀,是人們認識自然,陶冶性情的綠色家園。
  宋代永春籍進士陳知柔有詩贊牛姆林:「山前水落石岩出,海上潮來秋渚平」。而大理學家朱熹在任同安主薄時,曾與陳知柔同遊牛姆林,稱讚這裏是「海濤天風」。
  歷史,為我們留下了濃重豐厚的人文自然景觀,而現代永春人更為家鄉增輝添彩。我的師友,香港著名詩人、漢徘專家曉帆(鄭天寶)先生,也是永春籍。2005年他回永春探親,滿懷深情地一口氣寫了二十一節連徘新詩《永春行》,盡情謳歌故鄉的風情人物。請看開頭兩節:
  龍山草青蔥 /幾度春風抹勁松 /點點山花紅
  永春碧空晴 /一沙一石都晶瑩 /茶香故人情
  ......
  我一路走一路想著曉帆和他的詩歌,不知不覺登上了翠竹亭。這裏雖然未到牛姆林最高峰1404米處,卻是一般遊客來這裏旅遊的最高處了。略事小憩,再經過「夫妻樹」,轉過「好漢坡」,我們開始向山下走去。深秋下午的陽光,暖暖的灑在這片青山綠林間。
  永春地靈人傑,牛姆林青山孕寶。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