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遐思

刺桐子

    從鄭成功的故里—福建南安市石井鎮出發,乘上「小三通」的航班,一個小時就到了金門島的水頭碼頭。
  六十四載的睽別,我終於踏上了這魂牽夢繞的祖國寶島。如同在閩南故鄉行走,滿眼是家鄉的風物,兩耳是鄉音的親切。
  那帶有「五腳基」的「模範街」,不就是泉州市中山路的一小段嗎!那掩映在龍眼樹叢綠中,蓄勢欲飛的燕尾脊、紅磚白石的農舍,是從南安官橋鎮的蔡氏古厝搬遷過來的嗎?小吃店裏那碗「蚵仔面線」的香甜,分明是閩南大地那些大街小巷裏的「面線糊」的姐妹篇。......
  很難想像,眼前的金門島,幾十年來,卻一直與「戰爭」兩字分不開。一次次炮火硝煙,給這個小島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那彎彎曲曲的地下坑道,向著四面八方伸延;那座彈痕累累、殘缺不堪的樓房,還矗立在村前;海灣灘塗邊上的那一排鋼鐵「鹿角」,還斜斜地指向海空。昨天的戰爭,活在歷史卻依然警示著今天。
  在太武山的半山腰,一方巨石上刻著蔣中正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寫給金門軍民的題字:毋忘在莒。蔣先生如果在天有靈,一定會十分失望。二千二百多年前中國歷史上的著名故事,並沒有在今天重演。不僅「反攻大陸」在臺灣早就煙消雲散,而在對岸廈門沿海公路旁邊,「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也變成了「一國兩制,統一中國」八個大字。
  如今,那些坦克、機槍、戰船,都默默無語,成了遊人驚訝的對象;那幾萬發炮彈殼堅硬的鋼鐵,已化作了千家萬戶廚房裏的菜刀和太武山上的那口警世和平鐘。......
  漫天的烏雲終有散盡的時候。初冬的海面上波光閃耀,幾艘淘沙船在遠處悠閒的作業。歲月消磨了歷史時空的硝煙,海峽兩岸正在共同撒播祥和的福音。這漫山遍野長勢喜人的「青紗帳」,仿佛彌漫著「金門高粱」的芬芳。我忍不住要對著這海島上的每一個人喊一聲:乾一杯吧,我的骨肉同胞!我的兄弟姐妹!
  我站在北山崖下的海灣旁,北望神州。正北邊是大澄島上雲霧迷濛的叢林帶,西北面是海市蜃樓般廈門市的摩天樓群。喲,「兩岸」原來離得這樣近!
  
   2013年11月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