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為定

曉帆

黃敬業天天和鬧鐘一樣準時起床,下樓晨摺=裉焖鸫册嵴垓v了老半天,還在廳裡打轉轉:聽新聞、用早點、穿衣、擦皮鞋、打領帶、照鏡子,把自己打扮得頂「臭美」的。

黃敬業從廈門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官至財務科長。來港定居後,當了個會計,一家三口,聊以為生。兒子去年獲獎學金去英國上大學,皆大歡喜。

金融風暴蓆捲全港,黃敬業任職的公司搖搖欲墮,他首當其衝被「炒魷魚」了,一時亂了手腳。他心想「天涯何處無芳草」,但四處找尋,卻八方碰壁,而最可氣的話常在他的耳邊迴繞:「人生幾何,花甲之年,何不坐享清福 ﹗」哎,這個道理老子還能不懂!他在家呆了十個月。無可奈何,只好向海外的兄弟求救。一天銀行通知他領款。他喜出望外,飛也似地跳上小巴,直奔中環。辦好領款手續,屈指一算,他喃喃自語道:「節省一點,半年夠了。」他轉身低頭走著,說時遲那時快,和迎面而來的一位老漢撞了個滿懷。老漢愕然,戴上落地的眼鏡,兩人四目相投,他喊道:「老班長,是你!」黃敬業應聲叫了起來:「外交家,你是王偉!」原來,他們是四十年前在椰加達的同班同學,一個是班長,一個能說會道。今天,他們終於擁抱在一起,雙雙老淚橫流了。王偉在銀行辦完事後,就和老班長在臨近的餐廳共聚,百感交集。王偉說:「我在這裡有一家公司,財務主任移民剛走。你是幹這一行的,就坐這個位吧,工資比前任高二成,房貼四千。明天上班,一言為定。」

今天是老黃上任的第一天,衣著光鮮些,倒也是人之常情。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