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歌

阿曼达

一盏灯,几许蚊香的味道,依在书桌前,听着老歌。这个时刻,人,都是晃乎的。时间沿着柔柔的灯光缓缓的淌了一地,彼肩的长发轻轻的挽起,一杯香茗,几页薄书,似同处于轮回之外。

我依旧年轻着,二十四年深深浅浅。从阳光底下走来,借着夜的包容将一切藏在深处。昏黄的屋,昏黄的人,昏黄的心境。笑容累了,就让文字起舞。是老歌淡淡的萦绕周围,有一种思念轻轻浮上来。如荡漾在风中的尘粒,在刻意捕足的瞬间不经落入眼中,带出暖暖的泪。

窗外飘渺着的也许是昨日成灰的玫瑰,一低头,无声的静物。很久…很久了。清茶轻柔的将一切用雾气恍恍惚惚淡化开去,越发的无言。时光在动,歌声在动,人却默然于所有的事非,开始堂皇的流离… …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