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达

我欣然于自已的屋子有这么一扇大窗,拉开粉蓝的窗帘,便可见一条直路式的美景。这是江南多雨的日子里少有的好天气,水泥林中探出许多个头,想起儿时邻家铁笼中的鸽子,两者都是一种习惯了的生存。

我坐着并喘着粗气,感觉有些难以呼吸。习惯躲在黑夜中的的自已,被这白日的青亮折腾得头晕。抬头疏通一下筋骨,却看见对面楼中桃红色的女孩正用望远镜对着我。发现我同样在看她,立马收了起来,伸了伸舌头。

生活就是这样的单一。从早到晚,从生到死。偶尔的几丝美好,也在不经意间被淹埋了。 我很怀念儿时同父亲一起到处写生和嘻戏的日子,那份坦然的快乐而今再也找不到了。愉悦的外表依旧存在着,心却早在哀鸣中老去。

窗,让风透了进来,带出丝丝的声音。想起村上春树的“且听风吟”,用在这里倒是相当的合适。领直身子,便可见落着斑驳树影的路,明明暗暗,成不了水墨,却也是一幅不错的油画。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