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 落 . 路

曉帆

古往今來,大自然有陰晴涼熱,人有興衰,月有圓缺。

唐人陳子昂少懷大志,卻生不逢時,面對武則天的暴政,報國不成,竟淪為階下囚。一天,他登上幽州台,放眼歷史長河,矚目江山:古之燕昭王、樂毅般的明君賢臣,已不復見,後之來者安在﹖他感慨萬千,揮筆抒懷,給後人留下了落地有聲的不朽詩章:

前不見古人
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
獨愴然而涕下

寄塵世上,失落得如此浩大而雄渾,真是非此君莫屬。「天地」固然「悠悠」,唯他「愴然」而「涕下」如注。失落得如此大氣凜然,我看是亙古罕見的。在當今的社會裡,失落感人皆有之,但有一個限度。短暫的失落,只是一剎那飄過的雲煙。尚若失落而無為,就是自我拋棄,就會被社會淘汰。一時的失落,不代表永遠的失敗。低潮的後頭,總會有洶湧澎湃的高潮。光明在黑暗中孕育,曙光在前,還是應該振作,走出失落的低谷,走向一條璀燦的路。

提到路,人們都記得魯迅的話:路是走出來的。我國「七月派」詩人魯藜先生,曾親手揮書他的傳世之作,送我作紀念:

「老是把自己當作珍珠,就時時有被埋沒的痛苦;把自己當作泥土吧,讓眾人把你踩成一條道路」。香港不但是東方光芒四射的珍珠,還有色彩繽紛的泥土。烏雲總會散去,珍珠的光澤不會消失,泥土的價值不可衡量。眾志成城,走出低谷,踩出一條新路。

路旁,有花草樹木,鳥語花香,蝶舞蜂喧。

寶島,長天共碧水一色,百里嬋娟。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