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 江 歸 來

曉帆

晨曦。一葉扁舟,揚帆啟帆,從維多利亞海駛出迷朦的港灣。

一路清風伴鷗歌,霧似輕紗,雲影相隨。我,悄悄地駛進雷州灣,依偎在藍色的湛江身旁。

再也不需抖落身上的風塵,卻成了迷途的稚童。尋尋覓覓,我已找不到昔日的湛江,也不見當年端上一塊錢一大盆熱湯麵的辮子姑娘,只記得她梨渦溞Φ纳袂椤U拷蛱斓哪悖俏覊糁械囊槐P彩蓮,一旦有緣,藕斷絲連。難忘的一九八三年。

今天,我的腳步又一次踏在你的土地上,不見塵土飛揚,只見一路「車麟麟」,行人爭分秒,遍地花團宕兀杌ㄐ∷茡Q了人間。

人說地球是圓的。我終於找到了詩人的圓心 — 360跨度,凝聚力來自海角天涯。今天五湖四海的詩家,在「環球酒店」聚首。從此,有漁歌唱晚,也有燕語早霞。

一串弦歌寄意,一卷詩情人家.

在這裡,有公路,就有汽車;有汽車,就有「三星」牌汽車的芳踪。這裡,「三星」高照,映出了湛江人的自豪。長路漫漫,猶望絕塵處,有更燦爛的神彩。
電熱絲散發著湛江人的熱情。「弗里昂」飄曳著熱土地的清涼。在那片拔地而起的春筍中,湛江給我拋來了「半球」。我,默默無語,由衷頌讚湛江人擁抱「半球」牌家庭電器的瀟洒人生。

細步走長堤。我站在藍天下,對海放歌。顫抖的雙手,宛若從海心撈起一顆明珠,晶瑩透亮,閃爍著東海的金輝。瑤池重築,慢慢看,別有一番風景。

一抹平沙,細柔地沾住行人的腳步。海風輕輕,向你訴說東海島的情意。我站在小丘上,彷彿看見,綠蔭深處,開放著未來的鋼鐵之花,漫漫幽香,飄向遠天。

血在身上流,雲在天上飄。工業的血液,將在島上流淌,澆灌南中國海的春天。

我的心絮是一朵白雲,迷戀著東海島的港灣:愛你的深,愛你的長,更愛你的高遠。湛江在前進,湛江有湛江的圖騰。你一回首,提起整個大西南;你一挺胸,懷抱著整個世界的海洋。

匆匆地我來了,又匆匆地走。
給你留下一串腳印,帶走你的一片風情。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