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爽

阿曼达

人群中穿梭,漠然一切。專情在背版下的陰影,是難以重來的真崭冻觥l读晳T中接納殊多的關愛,看著、聽著、感受著。伸出手,觸到凝固的空氣。死了或是活著,有多少區別?

被包裝在秀美裡,似行走於冰凌上的水滴。逾久逾寒,逾寒逾硬…… 亦同泥土裡遠逝的先祖,在歸程的結尾,才得以真實的釋放。是影子,被罩在夜的凄冷中,渙散出怨氣,蒸騰或是壓抑,有什麼不同?

日子在極端間盪漾,恍惚於黑白的空隙。被撕扯、被鏈鎖、被欺壓!自始自終在快樂的背後,束服於它們的自私。無法喘息,無法逃脫。僅僅是鏈子與指示,沒有合一的精神與軀體。

從遠處走來,又朝西日行去。雙臂背縛一絲憂愁、一絲無奈。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