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写什么样的中文?--透视一篇奇文

伍公豪

《明华之友》创办的初衷,是为明州华人提供一个 “思想,情感和心灵的交流平台”,表示我们也需要有质量地表达自己,用中文来锻炼我们的思想,用生活来丰富我们的语言。可是近见一篇 “入美一年来目睹之怪现象”,其见识之庸鄙,文风之恶劣,达到惊人地步,不由思忖,我们到底还能不能写像样的中文,以及怎样才算像样的中文。从本州中小学生的华文写作教育出发,这些问题不能不辩。从文化角度想,五四过去近一世纪,开放改革也已二十年,还有人持那样陈旧的的文化观,也值得讨论。

我提出写像样的中文文章,“像样” 的标准,现在虽已退步到不能讲词章、义理、考据,或 “声情兼备”,但至少还是得文从字顺,言之有物。而该文的 “愕然” 一半为哗众取宠的捏造,如说美国饭店里牛肉鸡肉说是一回事,要不是生造恐怕便是作者听力有问题;又学校CTC 住房经理,他竟然能径自夜闯上门?CTC 的经理是 Doreen Thompson,读者完全可以像我一样跟她联络的,看看有没有 “中国画换雅舍略施俗技,女经理启后门巧援书生” 那回事。另一半多为未经过与大学教育相称的个人思想体验,暴露了作者对美国社会、对留学、对待人接物的基本道德礼仪、对其他留学生的无知和偏见。如银行开户与地址的问题,我记得学生会的手册上建议过以系所通讯来过渡,我们多是这样过来的,他怎么偏有问题?就算他举的例是真,人家问他喜欢米否,他答非所问地以华人相对,好像中国人只吃米,“中国人” 等于 “米”,全世界就只有中国人吃米,而且人家就必须记住这些偏见。人家提到毛泽东,他又作愕然状。你到底知不知道 “交流” 的含义呢?这种存了心来欺负读者眼睛的文字,俯拾皆是,文章立意何在呢?

作者好像上过 “归国人士” 不少当似的,语多讥刺。然则归国人士既然有信心回国,要在那儿过下半辈子,就比不归国人士当然更有资格对不合理的现像不满,这表明他们介入那儿的生活。作者的逻辑相当病态:好像 “归国人士常抱怨国内公路乱收费严重”,或 “归国人士对国内走后门送礼之风嗤之以鼻”,他都要 “愕” 一下,难道他们的责任感应该只用在向客乡提意见摆态度,而对家乡麻木不仁事不关己才对吗?“归国人士常视美国为己家,不料人家不把你当自己人,不觉愕然。” 究竟指谁?他们到底 “归” 的是哪个家?他们的 “归” 还不足以表示他们以何处为家吗?“归国人士常视美国为己家” 的莫须有结论,跟支持1967--1969年间把归国华侨和知识分子划为 “里通外国” 的疯狂行动的心理已经何其相近!且不说考驾照根本扯不上什么自作多情的 “自己人” 的问题,也不用去计较 “自己人” 的复杂含义,人家是不是当 “归国人士” 们自己人,“归国人士” 是不是这么看,我们都不知道,作者凭什么去 “愕” 的呢?倒是作者车门有了问题,过不了路考,偏要 “好生奇怪”,还偏要 “诉之于” 美国同学,而且既说 “众以为”,则还轮番进攻,“诉” 诸多个美国人,美国人居然又会众口一致说成是歧视问题,太离谱了!以我在明州的经验,我敢打赌,多半美国人倘不是建议你检查一下门再说,就会告诉你哪儿修门较便宜。还有那段系里女生抱怨 “中国人也懂电脑?” 的故事也太可疑了,你要编成是关于拉丁文或者CHICANO 研究,还勉强可听,关于电脑我绝对不信。读者诸君可以试问身边美国人,哪个不是以为中国人多半是来学电脑的?!而且即使有种族偏见的话,明州的英文习惯断然不会这样问 (请教一下在此念过中小学的华人学生就知道),作者编造的痕迹太重了。这也像 “交流” 另一节,聊中文的女生,若是明州人,绝对不会一上来就说那句话 (我打一块大洋的赌),至多会是第三第四句。如果说把猥琐的流水帐题为 “一个留学生的亲身经历” 实在是小瞧读者的行为,那么在虚构的基础上讲其经历,写作的道义都不讲,那就是进而对公众的侮辱了。

法国文评家尝言文章义理难免矛盾,若词采韵律在仍不失为好文章。其实,在说理文,虽风格不彰,道理清楚也够实用的需求,可惜该文不但文字蹩脚,道理更站不起来,五四一代揭示的旧时代文章的大毛病,该文也沾上了:陈言不去,澎涨为道学先生的教训。如告诫大家好好读书,“然后我们才能去超过他”,这并非留学生的任务,何况怎样算 “超”,怎么 “超” 法,谁去 “超”,“超” 有何合理性?都很空洞。如果留学只是超来超去,那日本是不是已经能超,在此的日本留学生是否就有 “超” 的风格?美国在中国的留学生去做什么?他们是否就该有 “被超” 的情结呢?中国在墨西哥、伊朗、南斯拉夫等国家的留学生该定位成 “超” 还是 “被超” 呢?最后,众看官留神,作者称 “施夷长技以制夷,这才是我们留学生应该有的心态吧” ,怎么过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年代,还在宣扬这等陈腐观念?这样堂而皇之?我们的心态,需要他来规定吗?

但是我最反感的还是他的糟糕中文。很多地方或系排字失误,但更多地方显是语病。半文不白不但没有达到幽默效果,反而突出语言的贫薄,好比一盘炒河粉,已经炒糊了,还要加上没有配制好的调料,倒人胃口。若要用半文言的话,至少应该比白话省减笔墨,且措辞正确。这需要训练,并不是看了些章回小说或武侠文字便可以信手涂鸦的。“一直想写一点东西记下来” ,“写一点东西” 跟 “记下来” 不是一件事吗?“TEDDYMICRO顿觉美女之前之态度不是对己而是对TIP的” ,“之前” 实是累词,“己” 指 “她本人” 还是作者?何不直说 “顾客” ?“自下飞机,即着手于找房子,至终找到一间” ,还不如白话直说,朴实的 “一下飞机,就开始找房子,终于找到” ,比他强多了。“还好友人借四百支票于吾,算是安定下来” ,谁借谁,贷方安定还是借方安定?“教授家开PARTY, 欣然而至” ,到底是谁 “至” ?还是你 “去” ?与一美女聊天,“不想聊之” ,是什么意思?大概想说聊着聊着未料该女提问了。“上路小心用命,唯吃TICHET为首务” ,是说 “不吃” TICKET 吧?而且只有 “用心” “用劲” 没有说 “用命” 的。“昔闻归国成功人士说之美国之办事效率之高世界无法与之比肩”,怎么灵活的文言助词 “之” 在这里用得这么结结巴巴?“吾听归国成功人士介绍,美人法制观念极强,不觉愕然。” 是在当时听罢即 “愕” 呢,还是现在见了人家持三票而不赴才 “愕” 起来的呢?我们明华学校的小朋友学作文,千万不能学这篇文不从、字不顺的怪物。

真的想一想,要是今天的 “归国成功人士” 还不能认识到此地的 “法制观念极强”,那这几十年来的留学就成笑话了。“美国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他也是一个国家,和我们一样,也是一个普通的国家” ,一句没有什么语法难点的简单的话,也有这么多语病:且不说你真的打心眼儿里认为两个都是 “普通的” 国家,写下来应该是 “它” 而不是他,和 “我们的” 而不是 “我们” 一样;“也是” 一个国家,还要用程度副词来强调这一常识?哪怕你平时这么说惯了,写起来就得费这么点心,没办法。你以为人家王蒙王安忆的专业功夫比我们写程序做实验化得少吗?

也许,作者本意只是游戏文字,草率了事,不值得认真对待,朋友们或会说我小题大作;但明华不是游戏作业,而是面向华人社区建设和教育的园地,所以我们发抉典例,辨别影响,剖奇文,析疑义,责任大焉。一个在中美两边的文化上,语言上都很隔膜的学生,应该多化些功夫提高自己的素质,缩小与其他留学生的差距,而首先要补上一课学会用母语写一篇说得过去的文章。明大以前有很优秀的华文写作人才,如比较文学系和英文系的几位学生,编<明华>的刘擎和众作者,等等,来美前早都是国内小有名气的作家,只因学生会无能,本地写作园地逐渐消沉,现在新起的明华之友应该是发扬纯正华文写作的前沿,我们要有质量的食物,也有享受有质量的作品的权利。希望本文能引发众文友的反响,一起来丰富我们的社区文化。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