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蕾蕾趣事(续)

合川

观奥运


    四年一次的世界奥运会终于在急切地盼望中拉开了帷幕,两个女儿受我的影响也成了忠实的观众。每到奥运转播时间,我们就会放下手中的一切,密切注视奥运的战况。即使在准备晚饭期间,我也会时不时地从厨房探出头来,扫上一两眼。如果是播广告,我就赶紧缩回头,继续打理晚餐,并不忘记叮嘱两个女儿一番--比赛开始要即刻通知。

    总算从“探头、缩头”的动作中解脱出来,安安心心坐下来和女儿一起观看比赛时,小女儿就撅着张嘴,眼里含着泪水,委委屈屈地向我告状:“姐姐mean!”我不解地看着她,问:“怎么回事?”姐姐一看势头不对,生怕妈妈偏心,急忙大声插嘴:“谁让她总是给美国队加油,中国队就不理。”我仔细一看,嗬,蕾蕾手里举着一面美国国旗,高高地站在沙发上,俨然是一个啦啦队队员!“为什么不能给美国队加油?”蕾蕾一脸茫然。“因为你是中国人,你应该先为中国队加油。”姐姐回答得义正辞严。“不是。我是美国人!”蕾蕾反驳。“你是中国人!”“我是在美国出生的,所以我是美国人。”蕾蕾毫不示弱。“你还是中国人。”姐姐一点儿也不客气。在姐妹俩儿一来一往的争辩声中,我既为小女儿的全身心投入感到开心,更为大女儿视自己为中国人这种认同感到欣慰。

    这个暑假大女儿刚刚从中国度假回来,讲中文地道了不少,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句地方方言,让人刮目相看。另一巨大变化就是她又把兴趣从老美的影视歌星身上转移到了中国、日本以及朝鲜的年轻偶像身上。看得出,在她身上已经系上了解不开的中国情结。

    我先对大女儿说(谁让她是姐姐呢):从法律上来讲,蕾蕾出生在美国,就成为美国公民了。她为美国队加油,也是理所当然的。即使她不是美国人,她也有权利为她喜欢的运动队加油。所以,她为美国队加油并没有什么错。然后又对小女儿解释:因为爸爸、妈妈的缘故,无论你出生在何处,你身上流淌着的是中国人的血液。所以姐姐说我们是中国人也是有道理的。俩人听后,都不做声了,安安静静地将余下的比赛看完。

    第二天下班,一路上忐忑不安,担心两姐妹是否又会发生争执。到家推开房门一看,顿觉室内充满了热烈友好的气氛。只见蕾蕾手拿两面小旗子,正在沙发上跳上跳下地摇旗呐喊呢。只要比赛项目中有中国运动员出现,她就将右手的五星红旗高高举起,并大声唱着:“China!China!China!”如比赛中没有中国运动员,她就将左手的星条旗挥来挥去,并呼喊着:“USA!USA!USA!”还时常转过头去,察言观色,看看姐姐有何反应。此时,姐姐舒适地靠在沙发上,脸上带着一抹赞许的微笑。 姐妹俩儿在观看奥运比赛过程中,对自己的立场达成了一致,我为她们高兴,我为她们骄傲。

拍照片


    一日,爸爸到姐姐的房间找本书,一进房间门口,就大吃一惊地喊道:“天哪!房间怎么乱成这个样子?被也不叠,衣服、鞋袜乱丢一地。”(其实,姐姐已经整理了一个星期了)我开玩笑接口道:“赶快拍个照下来,留个纪念。等她长大后拿给她看看,看她羞也不羞?”蕾蕾听到这话乐了,手舞足蹈地大叫:“对,对,然后把照片放到minhua.com上去。”话音刚落,就见她噔噔噔三步并做两步跑去将相机取来,冲进姐姐的房间,在姐姐一片不满和抱怨声中,咔嚓一声按下了快门。

    相片洗出来后,看起来反而比亲眼看到的房间干净、整洁。蕾蕾拿着她的杰作,兴奋得不得了,一会儿拿给爸爸看看,一会儿给妈妈指指点点,一会儿在姐姐面前炫耀一下,都忘乎所以了。我不得不提醒她:“蕾蕾,今天你还有什么作业没做?”“噢,明天要交一篇英文作文。”“那你还不赶快写?”“我不知道写什么?”一副焦急的样子。这通常是写自由命题的作文时,小学生遇到的困难-不知写什么。我问她:“作文有什么要求?”“写一件真实的事,但是可以加一些想象。”我赶紧启发:“你想不想把你拍照这件事写下来?”“对呀!”蕾蕾雀跃欢呼,二话没说,打开本子唰唰唰就写了起来。半个小时过后,一篇蛮像样的小作文就自自然然地出来了。虽然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蕾蕾却创作欲望大发。她把作文由电脑打出来,放在书包里。然后,又手脚利落地将彩色笔、彩色纸、胶水、胶纸和一些旧报纸摊了一地,摆开架式,开始了另外一个项目--新闻报道:“The Messiest Room In The City”。

    一张照片激发出的兴趣,促使蕾蕾一晚顺利完成一篇作文和一个随意的Project。在这点上,我还真佩服美国的小学教育--这种教育下出来的孩子,头脑灵活、工作效率高、动手能力强;想起我小时那会儿,我自叹不如。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