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情怀

余悦

    早已过了过六一节的年龄, 却总对六一节"梗梗于怀"。

    那一天总是要穿戴得整齐漂亮一点, 白衬衫, 红领巾, 花裙子。学校总是要开庆祝六一的大会, 校长一声令下:庆祝六一国际儿童节大会现在开始! 学校的鼓乐队踩着整齐的脚步,伴着激昂的乐曲和鼓点从礼堂后门走来, 直到舞台前,然后一字排开, 等待少先队大队辅导员的口号:"为了实现....", "时刻准备着!" 多么神圣而崇高的时刻,每经历一次眼睛都要湿润许久。我特羡慕那些鼓乐队的同学,觉得他们特神气, 也总在心里埋怨老师不选我去鼓乐队, 我常常躲在一旁偷听鼓乐队的训练, 偷记他们的鼓谱,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打拉打拉咚..."期待着哪一天哪位同学病了,老师会突然叫我去顶替,可是这一天一直没有出现。现在想想挺好笑,我怎么会对敲鼓那么痴情呢?

    接下来总有各方代表讲话,老师, 工宣队师傅, 解放军校外辅导员, 新少先队队员入队仪式, 无一例外, 他们都要被授予红领巾, 而我很有可能去为他们佩戴红领巾。 照理这是一件挺骄傲的事, 可给我印象最深的两次却极为糟糕, 一次是临到上台,才发现我自己没戴红领巾,给老师一顿臭批, 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最后借了别人的一条红领巾戴上才算完事;另一次是因个子相差太,我把红领巾硌在那位解放军同志的头上好半天,引起哄堂大笑,把好好一件严肃的事办砸了,不过这事实在不能怪我。

    最精彩的是后面的文艺演出,一般是以班级为单位, 也有以年级为单位的,节目无非是唱歌,跳舞,朗诵什么的, 各演出单位总是早早地进行了准备, 班与班之间还常常有一些小小的竞争,或是保密, 记得有一次, 我们这个年级的舞蹈和同年级的某一个班的舞蹈是同一支曲子,在彩排的时候领导一句话, 一个年级同一个曲子跳两遍太多了, 用年级的就行了,愣把她们辛辛苦苦排出来的节目给砍了, 惹出不少恩恩怨怨。说实话她们跳得还真不错, 就是曲目撞车才被砍掉的。

    说起"梗梗于怀", 源于小学五年级时的最后一个六一。那一天,天阴沉沉的,下着密密的细雨, 在同学们都高高兴兴地排着队去礼堂开庆祝会的时候, 我们班一行人却排着队走出学校,走向学工的工厂----那个礼拜正好轮上我们班学工, 领导们说了要过一个有意义的革命化的六一, 不能改变既定的学工计划, 于是我们就到工厂去过了。那一天没有激昂的鼓乐, 没有师长们的语重心长, 最遗憾是没看到那一天的精彩演出, 说精彩是因为初一"戴帽子"的同学们第一次引进了小话剧的形式,据说有"半夜鸡叫"和"杜鹃山"第二场片段, 演得捧极了!

    离开小学后, 听说六一的晚上要在操场上举行营火晚会, 我曾到校门口去观望, 彩旗招展, 热闹非凡, 可是我明显地感到那已不再是属于我的年龄了的东西。"一代总是要比一代强的",我对自己说,没有什么好嫉妒和遗憾的。营火点燃之前, 我离开了小学校园。

    转眼已到了我们的孩子们该过六一的时候了,可惜美国没有儿童节,也难怪,这里的学校三天两头放假, 一放假, 家长们就要担心谁看孩子?美国法律规定十三岁以下的孩子不能单独留在家里, 再多一个假, 孩子又要少上一天学, 家长又要多一天担心, 也许还是不要的好。可我还是想告诉孩子,六月一号, 是国际儿童节, 是全世界儿童的节日,这一天他们应该快乐, 骄傲, 难忘......

    毕竟, 人的一生没有几个儿童节。

    2001.5.30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