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达

焚香的机会很多的,像古人在吟诗、作画、抚琴、下棋、婚丧祭奉时也是要焚香的。常常在岁月的年轮里这些都有些淡忘了……

帝王上朝时用的“龙涎香”,太奢华,已经是失去本性的东西了。倒是那种很普通的大藏香,芬芳馥郁、袅袅的青烟,配一曲《碣石调幽兰》,怡神宁志。

却,不甚是喜欢线香,香灰掉落下来的一瞬像一切本原走到了尽头,灰飞烟灭了。所谓“红袖添香夜读书”,添得是香末,对,就是偏爱这种了。精致的博山炉,可以一直追朔到汉朝,他们认为活着就是幸福,以至于想死后延续生前的一切。弃世登仙。

焚有形的香易,燃心灯,焚心香难。或是心光如豆,风吹即灭;或是,心光普照,八风也吹不灭;一切全在自己念念之间。我故藏了一支沉香以附已,然, 又不舍得把它化灰。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