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背后的雨(一)

阿曼达

“阳光”是一个人的名字。认识他的时候,我双十年华,很傻、很清纯。之所以叫他阳光,是因为他笑起来特别的灿烂。

  我是在本地的一个聊天室里认识他的。那一天他原本打算出门,但他母亲非让他修完家里的灯泡再走。结果灯泡没修好,还把灯罩给摔碎了。作为惩罚,他只能呆在家里。于是我认识了他。

  阳光很健谈,从南到北什么都知道。他还喜欢写搞笑的文章,每出一新帖,就会让我第一个看,而我也必定是对着电脑从前笑到后。真的很有趣,是的,很有趣。

  在我印象里,两三年前的“网友”定义与而今的似乎要相差很多,我只记得那时能称得上网友的,多半是真诚的不得了,很少有像现在这般鱼目混珠的事。阳光就是这么个坦诚的人。他曾在苏州大学念法律,毕业后就留在我们这个市的招商局里当办事员。除了他的父母,他什么都愿意谈。那时我们这个城市很迷保龄,于是整整两个星期,我们都在讨论打好保龄的技巧。现在想想,呵呵,不就是把一个球仍出去嘛,但当时可觉得蛮了不起的呢。


如果不是邻近城市的人,是很难想象我们这个城市异样的繁荣的。这里的人口四十万,其中有五分之一是台湾人,走在路上,周边的景物会让你模糊的以为在台湾某处。同邻近的上海不同,这里的海派更接近日本式的。之所以要说这些,是因为阳光就是这样一个超级日本式的男人。

我初见到阳光时有些惊异,他比我相像的要胖很多,不过长得倒蛮帅气。而我给他的印象就是高。其实我也才165CM,但在江南的地域里,这样的身高至少是不矮了。最搞笑的是初次见面彼此都不敢认,我差点把骑在太子车上的他当作对面茶馆里的打手。

还过最后,终于还是在一家叫“加州阳光”的咖啡店里坐下了。他用一种非常可爱的眼神打量着我,从上到下,好半天才逼出一句话:‘美女,喝水果茶吧’。结果大家都笑了。

就这样,阳光,坐在我对面。很真诚的样子。

(待续… …)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