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背后的雨(二)

阿曼达

打保龄是我们见面后常在一起做的事。我的最高分是160,阳光有时会打到200以上,很是厉害。一起交往的时间久了,我发现阳光是个非常能照顾女生的男人。就说这保龄吧,我就曾出过好几次糗。比如把球扔到身后并砸到服务生的脚呀;或是用力过猛,把球送到别人的比赛道并撞飞人家的好球之类的。这个时候,阳光就会把我拉到其身后,自己替我被人家骂还要赔不是。

除了保龄之外就是喝茶。多半这是我的表演,但有一次阳光还是硬着要为我作一回茶道。看着他胖胖的手捏着小小的紫沙壶,样子憨得可爱。一弄就是大半小时,好不容易泡好,偏壶嘴里出不出茶水来。一看,茶叶太多。用牙签去捅,才挤出仙露般的半盅。阳光喝一口,我喝一口,没啦。面对一片狼籍的泡茶台,三个打翻的小茶盅,还有一个壶口插満牙签的紫沙壶,两个人傻傻的笑着。突然阳光拦我入怀里,吻了。

我们一致否认这叫“网恋”,事实上我们只是都爱到BBS上发点擅长的东西罢了,连聊天室也不常去。

阳光是个事业型的男人,招商工作的应酬相当的多。不过他总能每天给我一个电话,无论前提有多忙。爱情的保鲜期是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们都开始偏向于所谓的事业。24岁的阳光成为局里最年轻的主任,而22岁的我也被公司派往广州参加IT主管培训。一切看起来太完美了。

预定三个月的培训有很大的时间缩水,广州的一切与事先所想相差太多。那边的员工奴性很重,不懂得为自己争取应有的权利。我看到一个完全不适用江南的管理制度。于是我提出要提前回苏州。但另一半要因,是我个人的思念太重。

然而,我回来了,却又后悔了……

(待续… …)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