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背后的雨(三)

阿曼达

从车站出来,我便四处寻找阳光的影子,因为先前他说要来接我的。人来人往,我呆呆的站着,很久很久… 当周边成为流彩时,我觉得在胸的下方有一股郁郁的气。一个人,几许疲惫,坐在行李箱上打阳光的手机,通了却没有人接。

倒在床上就呼呼的睡了,因为的士司机不愿意将我的行李搬到四楼,我就无奈的作了回女力士。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手机响,是阳光的声音,很吵的背景。他说在应酬,实在无法脱身,让我早点休息。第二天早起一看时间,竟是凌晨三点打来的。

再次看到阳光是三天后,此前他一直说忙。那天在我的公司前见到他,身后还有一辆白色的捷达。我问他车是否是单位的,他淡淡的告诉我,是他父亲给的生日礼物。一路上除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我们一直沉默着。

“有点不一样了”我总是这么自言自语。从认识到现在已经有半年,不是很长,但差不多也够可以了解一个人。可是,对于阳光,我却始终有看不到的盲点。

但我们还是有约会,在一起的时候他同往常一样风趣。走在街上,我们是别人眼中特别般配和幸福的一对。只是… 只是这样的美好所拥有的时间越来越少。阳光忙,非常的忙。

之前有说到,我出生的这个城市有外人无法想象的异样繁荣。“异样”指什么?除了台湾人多得无法计数外,便是同样无法计数的小姐。几乎所有来这里的外商都知道,我们可爱的市委书记总爱用“繁荣娼胜”来解释这个江南小城为什么会发展得如此之快的缘由。

虽然小姐多半来自内地,可被她们所腐化的气息,却早被这个城市太多的人吸入了思想。 而与此同时,灵魂就开始有了化学反应。

“应酬”总被阳光戏说成“新社会的三陪”,陪吃、陪喝、还要陪着点小姐。阳光一直跟我发誓,他只和小姐拼酒,绝没有过机的事。在这一点上我想我是相信他的,因为当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总感觉有一种无法说清的正义感。

爱一个人就是要给他你的信任,我想我是做到了。


(未完,待续…)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