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雨似梦

独行

1:这枝头的,不会是去年飘落的紫荆,一朵曾在我感情中栖宿过的且热烈如火焰的芳菲。微雨似梦,似又见它裸着立在惊蛰后的褐色的枝丫上沐浴着雨水。已飘落又似乎未飘落。

微雨似梦。踪迹已在渐渐的模糊,渐渐模糊于梦似的微雨。

2:能否让我再悉心辨认一番这瓣的脉纹,虽萎蔫但往事依旧清晰,清晰的脉纹中储存着一些令人极难淡忘的往事。虽然故事的年代已遥远而陈旧,遥远的连邂逅过的森林湖泊古城楼以及一匹善解人意的猎犬都成了梦境之物。故事,却深隐着自己的影子。

梦,本靠人极近,只隔薄薄的一层睡意,但却离真实太远。这又岂能寻觅得到太遥远的梦境,太遥远,遥远的岂止是隔山隔海,彼此各自固有的轨迹,是一万年后也难以相碰撞的两颗星。

微雨似梦。流下的泪点,成了琥珀。留下的枝叶,成了化石。留下的梦,纵然在海的雨岸长成相思树,却已难化成两片永远摇不到岸边的木橹。

踪迹,又在渐渐模糊。

微雨似梦。

3:已飘落的太远,似失踪的鸽已与蓝天融为了一体,与天边的梦融为了一体。飘的再远,似又飘不出曾用自己的踪迹圈过的荡过秋千的草地,放过风筝的河堤,捉过蝉的樟树林,和一只唱了又唱的月光曲。也圈起青梅竹马,圈起树荫下的两小无猜的情节。在古城墙边放飞的一对鸽子只留下一个巢在古城的箭楼上。天涯海角,两只鸽子在暴风雨中各自背负着自己寻觅鸽巢的命运。

微雨似梦。

在似梦的微雨中,踪迹,已在渐渐模糊。

4:微雨似梦。

梦的鸽梦的风筝。断线后的风筝飘落的太远,一叶紫荆花瓣的芳香于飘渺中落入憔悴的峡谷。潮潮汐汐,只有往事的岩石是潮汐中的礁石,在等待着梦的橹泊靠。

地震时崩裂的苔痕虽已愈合,星座易位时的隐痛虽已淡去。有谁去梳理这鸽的憔悴的羽毛,有谁去焊接这风筝的已断的弦线,有谁能搭起断桥能稀释这惆怅的风尘岁月。

微雨似梦。只求彼此不再遗忘。

5:不再遗忘,怎能遗忘。

终于化为香魂一缕,终于消逝在生命的落花时节,终于已不再枝头摇曳一瓣芳菲。

微雨似梦。

踪迹,已在似梦的微雨中渐渐模糊。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