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时光

独行

诸如“岁月不饶人”、“光阴无情”一类的感喟,古往今来早就被代代世人嚼得再也咂不出些许新味,成为套而又套的套话。江山嬗递,人才辈出,造出的多元的无以破译的神力中,唯一最公允的,却也正是这无情时光。因为这公允,主宰万物的帝王与分文莫名的乞丐殊途同归,倾国倾城的佳丽和素衣布服的“东施”到头来终不分你我。一抔黄土,竟是任谁也改变不了的最高境界。

       顺此思路前行,不觉中就悟出了“无情时光却有情”的微妙。原来人在旅途,抬脚落足,栉风沐雨,免不了写上脸庞,郁结心头的,一切一切的失意,感伤、愤懑、嫉妒、厌倦、憎恶、诅咒、痛哭,解不开的疙瘩化不去的愁怨,淡不了的相思磨不尽的渴盼,只要由这斩不断的款款时光顺流而逝,什么都会随这波起波伏渐远渐消,什么都会沉入这浩浩渺渺了无痕迹。

      怎不道这时光有情?

      时光有情,有情时光正像平缓却有力的潮,徐徐漫来又徐徐退去,一漫一退之中便抹去了些许零碎的往昔。再漫再退、再退再漫,漫漫退退,即使铁打的痕钢铸的迹,孰能不平不尽?

      伤痛平复,生活照旧,日复一日干不完的正事闲事,想不完的明天后天,于是便对有情时光的信任愈发弥坚。那么,倘若会再一次“陷入”,披肝沥胆的尽兴享受一番“陷入”过程中的所有甜美与眼泪,心惊魄动与扑朔迷离,当撒手的须撒手,反正时光有情,当平复时则平复矣,不是么..........

      前不久的一个情节奇而又奇,与其如何如之何的缘由与道理,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却就是弃之不去溶之不消磨之不灭。不自承受的年轻,我可笑又心疼自己好一派多情。后来到了一个因时序而来的自然段落,情感上我便进退维谷起来:怕有情时光不久就抹平这情节,我便多了份轻松,便也少了份悱恻。

       尚容不得多思量,时光有情,潮漫潮退,悠悠十天半月,当初那几许缠绵“不识庐山真面目”了。明朗之余,又免不了平添几分怅惘,不知来日相逢,此人还是不是彼人.........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