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

阿曼达

是這樣一種異國的風味。從沒奢望過,卻洋溢在周圍。說,有車便算有家,逃離城市的宣華,在鄉村的靜謐下,放一曲散著金粉老歌。安然至極。隻是笑說,看那一頭的天空,有來回飛走的流瑩。

夜的包溶,人隨即化掉。久違科羅娜的氣息散落星星點點處。"你在玩命,大病初癒,還喝酒",黑色的影子裡閃著淡淡的光。

音箱上綠色跳動的字有著別樣的誘惑,在近乎無聲的境界裡,便是有了生命。很傻不是嘛,不同的壓力競能生成出如此高純度的友誼。兩個不差的人,有著相異的性別,卻如此安然地在郊外尋求個自存活著的意義。

"來點檸檬怎麼樣?" 黑夜裡唯一的人聲 "最近的水果攤在十公裡外" 相視…… "瘋子!"

去了又回來,酸色的芬香沉淪於酒精,一連串的泡沫。

介於清醒與飄渺之間。真實可以變成升華的解脫。該會是怎樣的逃離?還是如此這般在黑色的庇護下安然辗蹲匀坏撵o寂。夜的黑,能否將風燭冥滅?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