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

阿曼達

筆觸不到的,便是此時的月色。

散下清淡的光,浮去喧嘩城池裡的波動,唯美的靜寂繼而在不經意間溶進周遭裡。間隔處,有些漂渺的思念,輕輕柔柔的懸在空中,隻是輕輕一揮,便似霧氣般嬌羞的散去了。於此情此處,淡淡的浮著'荷溏月色'的味道,卻又是盈盈的異域風情。

母親說,今日十四而已,不是月滿之夜。然這明澈的月,早在心裡溢出,淌了一片不說,還濕了夢人的魂魄。儒雅韻味,提筆也是一種釋然。

挽秋帘,探月修心。惜珠黄,风华冥迹。
香盈阁,檀木缄语。唱哀风,谱墨千巡。
碎碎语,伤怀若悟。浅浅弹,掩眉频蹙。
幽然在,朝逝晚至。漠然于,天海难寻。

尋不到的是月的影,人的身形。絲絲的雨,宛若縫補心跡的線,穿流往復,將碎了的思緒連結成前行的路。倒底是什麼樣的感悟,在如此浩潔的月色中,成了難以名述的點滴?

與以往夜色下的自已一般,依欄遙望。已冥滅的星子,如淚欲般的隱約,想要流淌,卻仍舊凝固起來。鬱鬱的,化成談藍色的月光。挽著一切睡去。

夜,深沉。仿佛是唯一醒著的人,今夜的月色異樣的清美,筆所不能觸及......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