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 樣 擁 有

曉帆

[主 編 先 生 : 您 好 !

  呈 上 拙 作. 寫 香 港 一 個 真 實 的 " 幼 有 所 育, 老 有 所 依 " 的 真 實 故 事 . 提 倡 一 個 中 華 古 詶 .
曉 帆]


  孑然依窗,矚目長天,風習習,夜沉沉。

  舊世紀即將在「金融風暴」中悄然逝去,新世紀猶抱琵琶半遮面,琴聲悠悠在聞,心中卻有一種另類感覺。「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蘇軾的名句,驀地闖進我思維的網絡,如鹿馳原野,廣闊而深邃。今宵霧鎖港灣,未見明月映江水,心有戚戚焉。何奈,我已戒酒多年,無緣昭畎坠馀R香江,把酒問青天,開懷吟詩篇,只有豎耳靜候,大笨鐘敲響世紀的鐘聲,把人類和大自然帶進千禧年,迎接二十一世紀璀燦的曙光。但愿這道世紀之光,不會令人「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而是「好風好水,清景無限」,「曉色雲開,春隨人意」。說來,這就是對新世紀的寄望。

  世紀末的最後一天。日麗風清。太平山下的薄扶林道和往日一樣,車水馬龍,川流不息。香港大學的校園顯得特別靈靜,百年建築,巍然矗立,直指南天;樹梢雲繞,偶有燕子斜飛,份外嬌嬈。今天,我和內子起了個大早,梳理了一翻,對鏡未見幾多愁,倒也衣衫齊整;鎖門上路,步履格外輕盈。今天是辭世紀、迎千禧的日子,不說千載難逢,也是百年不遇。世上雖有陰晴涼熱,好事多磨,卻也無獨有偶。昨晚兒子一帆在車庫裡,把他心愛的寵兒,裡裡外外清理得乾乾淨淨,足足忙了兩個多小時。他汗流夾背地走進家門,還喃喃自語道:「總算煥然一新,一定對得起我尊貴的乘客。」坐在他的車裡,果然有一種清新舒適的感覺。馬達一啟動,車子就風馳電摯地穿過海底遂道向香港大學進發。坐在兒子旁邊的是他的同班女朋友,不時傳來一串串銀鈴似的聲音,清脆悅耳,不期然鉤起了我老倆口會心的微笑。

  抵步後,我環顧左右,真有點兒後悔,這是第一次造訪香港大學。我們拾級而上:一級一幅風景,一級一種心情,映證著兩代人的希冀;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種尋覓,烙印著兩代人的足蹟。父母走出第一名牌大學的校門,己是一頁褪了色的日歷;兒子走出香港大學的門檻,正是一種富挑戰性的機遇。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天,在香港大學慶祝兒子大學畢業,襯著校園的一景一物,拍下全家福,杖皇俏覀z人生的最佳紀錄。

  到了中午,我倆被帶進校內的餐廳,品茗用餐。點菜斟茶,全由這對情侶奉侍,情真意賅,感人肺腑。當他們搶著付賬的一煞那,我頓然有一種釋然的感覺。也許這是「少有所養,老有所依」的儒教傳統,但愿上天不負有心人。說也真,不說也真,兒子的榮譽學位,確實來之不易,且不說父母艱辛的舴艋舟曾載幾多愁,對他來說,是勤奮與智慧的融合,艱辛過後,人生的第一道彩虹。我凝視著沖洗出來的照片:四方帽戴在頭上禮服落落大方,一帆神彩奕奕,不期然,令我思維忖動,打開了他童年的熒光屏,一切栩栩如生,歷歷在目。


  一帆剛學走路。一天,媽媽在櫥房做飯。一帆在廳裡玩乒乓球,拋上拋下,追追逐逐,不時傳來,緊密的腳步夾雜著咯咯的笑聲。驀地,周遭鴉雀無聲,空氣都顯得窒息。媽媽悄悄地站在櫥房門口,用神奇的目光注視著動靜。嘿,球滾進櫃子底下了。一帆躺在地上,把手伸進櫃底,眼看就可到手,卻差半寸距離。他心有不甘,再接再勵,弄得滿頭大汗,球卻越碰越遠。媽媽還是默默無言,隱身靜觀其變。一帆坐將起來,用小手抹了抹汗,站起來,沉思片刻,旋即走進房間。片刻,他拿著雞毛掃出來了。小手握著帶毛的一端,躺在地上,用力一掃,說時遲,那時快,乒乓球滾了出來。一帆喜出望外,把球拿在手中,露出了勝利的微笑。媽媽看在眼裡,說道:「快過來,給你抹抹汗。」

  那天晚上,我聽到了這個故事,不禁同聲說道:「孺子可教。」

  約莫三歲。送他上幼稚園。一天,老師向一帆的媽媽投訴:「第一天上課,全班同學都乖乖地坐著聽課,只有一帆自由自在地走出課室,跑到院子裡看熱鬧。」原來,他剛受群體教育,舊習未改,異像的產生是自然的事。我們把他叫到身邊,促膝曉以道理,他的臉頰浮現了羞色。後來,聽老師說,一帆是個好孩子。我們更相信這「孺子可教」。

  小學二年級。學校演小話劇「蘇武牧羊」。他扮蘇武,儼然像牧羊人,帶領一群小綿羊,放牧邊野,頗有一番「帶頭羊」的神色。我們常觀察他的活動。他媽媽說,當他和一群小孩在一起玩時,不出半小時,他就會指指點點,數他「典子」多。一次,他和外婆、小表姐到荃灣街市逛街。街上人群如鯽,走到一個十字街頭,突然發現外婆不見了。小表姐急得滿臉通紅,不知所措。一帆環顧左右,毅然說道:「表姐,你站在這裡,原地不動,外婆一定會找回這裡來,我到別處找找看,一會兒就回來。」十多分鐘後,當一帆汗流夾背的時候,外婆已笑嘻嘻地數著他往回跑時,疾馳的腳步。一帆的這個判斷,雖說不上神機妙算,卻也言之在理。

  小學六年級。會考前。一次,他堅毅地對我說:「爸爸,這次六年級會考,我一定要過關斬將,全部六科都拿A!」我摸著他的頭,連聲說:「好!」接著又重復了我給他的唯一家訓:「每件事都要全力以赴,爭取做到最好。」他應聲重覆了我對他說的話:「知道了,學問是做出來的。」於是,掉頭走開,關起房門讀書去了。一天,我拖著蹣跚的腳步回家。一抵家門,喝了一杯水,就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不久,一帆像燕子回窩,放下書包,就把剛發的成績單交到我的手上,輕聲說:「爸爸收貨。」我睜開惺忪的眼睛,一行一行、仔仔細細地看,深怕漏掉一個字。片刻,我不期然地大叫起來:「六科A,真的過六關斬六將,六科滿分。太好了。」我緊緊地把孩子摟在懷裡。他媽媽站在一旁,笑道:「看你樂的,孩子都快喘不過氣了。」我這才把孩子鬆開。我換了衣服,二話沒說就拖著孩子到百貨商店。回家時,他緊抱著一部電子遊戲機,樂得走起路來,箭步如飛。我知道這是他最喜歡的東西。晚飲後,他要我和他一起玩。玩了許久,自認技藝低劣,反應遲頓,只好坐在一傍觀戰。他越玩越起勁,不時發出衝鋒陷陣的聲音:「衝呀!中!再衝!再中!」

  滾滾江水,後浪推前浪。我由衷地祝福他,更上一層樓。

  初中一年級。一帆的作文裡,有這樣一段文字:

  「一個晴朗的早晨,我下樓買報紙,迎面碰見樓下的小明哥。他興高彩烈地告訴我,已經考上香港大學醫學院。我真為他高興。以前,明哥沉迷於足球和小人書,成績差強人意,每次發成績單時,都抬不起頭來。自從婆婆患癌症去世後,他有所醒悟,便發奮讀書,終於以三A一B的成績走進了港大的校門。明哥,你是一面鏡子。我一定會成為你的學弟。」古人有云:「有志者事竟成」。這是一個擲地有聲的真理。

  也是初中一年級。歷史老師出了這樣一個題目:「試想想,周代推行的兩次封建制度對發展國家有甚麼效用?你贊成嗎?」

  一帆的答案頗令人拍案叫絕。他答道:「周朝推行的封建制度,可以安撫遺民,不致國土四分五裂,各國也會聽命于天子,而天子可以靠各封國的兵力擴展國土。如果我是天子,我是贊成的。」孺子果然膽大包天,讀後不禁大笑起來。心想,要是一帆當上天子,乖乖,我可不成了太上皇了!老師更有甚之,不但用紅筆一勾,還批了個大紅色的「好」字,再加上一個頂天立地的感嘆號「!」。老師有心了。行文至此,一帆,你可不要辜負老師的恩澤!

  初中二年級。他的一首題為「給爸爸」的詩在報上發表了,錄如下:

    你是鵝絨大衣
    軟綿綿
    稱不出無窮溫暖

    你是一棵大樹
    風中雨裡搏擊
    只有你腳下的幼苗
    知道你的剛毅
    你,今天是我的園丁
    我,明天是你的果實


  一帆的中學時代,勤奮好學,一帆風順,對電腦和汽車,情有獨鍾。課餘給我組裝了一部電腦並教會我使用,幫我排除障礙,受益斐湣F綍r,他還替小學生補習功課,減輕了我們的部份負擔。一次,他做了兩星期的暑期工,第一次拿到工資就興沖沖地回家,雙手把所得的二千元悉數交到我的手上。我欣然接受了,心裡卻百感交集,不知高興了多少天。這是孩子的心血,這是孩子的一片孝心!家祭時,一定稟告列祖列宗。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天蒙蒙亮。睡夢裡,我被搖醒了。一帆把《星島日報》交給我,說:「爸爸,報紙登出來了。你看,我可以升大學了。」我驀地坐了起,戴上眼鏡,入目來,果然「金榜」題名。心想,真不容易呀。香港的考生只有四分之一的機會能上大學。根據他的會考成績,他可以選讀香港的任何一所大學。經家庭會議討論,他選擇了香港大學,時年十八。天蒼蒼、野茫茫,終於「風吹草低見牛羊」!我,見到了望海樓外,一道燦爛的曙光和初帆啟航的一線希望。這可是我們兩代人的心愿呵!為孩子的前途而付出,是我們的責任。我們還決定在他畢業時送他一部轎車,以資鼓勵。

  時間過得真快。他拿到了榮譽學位的文憑和父母的豐厚禮物,開著轎車,載我們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共享超然的人倫之樂。樂乎哉,一樂也!

  一帆走出大學的門檻,一腳就踏進了競爭的新紀元,走向熱騰騰的社會。一個集團公司招考了二十名大學業生,錄用的卻只有一名。

  那天晚上,我和內子高興地慶祝他成為電腦業的一名新兵。

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天。一帆呆在家裡,忙碌了一整天,調了又試,試了又調,終於又組裝了一部全新的、迎接網絡時代的電腦。他神彩奕奕地說:「爸爸媽媽,這是千禧年的開年禮物,請笑納!公司也要趕上網絡時代的早班車。」他深情地說:「昨天,我是你們的擁有,你們給了我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現在,我畢業了,有了工作,你們不用操心,家裡的擔子由我來挑。你們被我擁有了,我會給你們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原來,「擁有」和「被擁有」是兩個承上啟下的概念,是「幼吾幼」和「老吾老」的交替,是「哺」與「返哺」的真諦。

  現在,孩子說:

  「昨天,你們擁有我,擁有的是一方青蔥的園圃。有汗水、陽光雨露。

  今天,你們被我擁有,你們擁有的是一個四季果園,有小橋流水,鳥語花香。」上天對我如此厚愛,夫復何求。

  我讚美人間的親情,
  我更百倍讚美人間的別樣擁有!

千禧年元旦定稿於望海樓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