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之岸

独行


  无涯淼淼之水,风猎猎如旗。瘦骨嶙峋的一只小木船在浪尖游弋。
  生命如舟,爱情如舟。
  在许多年轻而美丽的巧想中,曾有几多落日融金映动水中花似火,爱情的轻舟逐波乘浪,两岸风光再好也留不住欲飞欲跃的视线,古猿的清啼也揪不动多愁善感的心弦。只有臆想的那方彼岸在云里雾中,于是不询方向、不问归属去把我最真最纯最美也最痛的爱情托付于海市蜃楼般虚无的岸。
  无数个淡粉的黎明,橙红的黄昏,充满星月墨蓝的夜晚,披覆着青青的叶子,用全部痴情徒劳地寻找注满思念的脚印。
  色彩的岸,歌的岸,这就是我爱情的岸吗?
  在看不清岸的真面时,在望不断的雁阵里,以一曲声声慢,摇摇晃晃走过几千日。把心酸与无奈藏于眉宇,伤痛与怨尤挂在桅杆晾了又晾,又把所有旧得发黄的日子织成一蓬帆,迎风再启。
  半掐月为杯,岁月之水作酒,自斟自饮,浅酌浓醉。
  我知道,在并不遥远的地方,会有一个属于我的岸来作我劳顿的慰籍。烟雨迷茫中,是你,撑着一把朴实无华、坦诚真挚的伞在等我。你的伞下有碧朗的晴空,你真切的关爱厚厚的、暖暖的,堆积起了刻着你我名字的爱情岸,捂热一颗痛凉的心。
  我的岸,因深邃而沉默,因多情而辽广,因至诚而坚实。你为我搭建的小屋,简陋却温馨,你为我种植的花草,未名却茂盛。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注册着幸福的日志,在各自那片小小的天空,饱蘸个性的颜料,描绘标记自己的风景。
  眼睛已是一泓宁和。用宽容的音域、缤纷的音符、辛勤的手指、责任的指挥,奏出和谐平缓的乐章。
  正如朝霞有时单调苍凉,暮霭却眩目灿烂,这个世界偶而也会反常。在有风有雨的天气,岸会被吹乱打湿,波浪也将袭上岸来,可我不惊不惧,我知道岁月的流水无声而逝,常以不流血的方式来导演人生、导演爱情,亦悲亦喜,随遇而安为佳。属于自己的,真正努力过也就是了。
  在岸边的些许漩涡里,还贮藏着一种叫作回忆的东西,常常在午夜梦回时,把我牵拽下岸。凝眸之霎,已化作那只尘封沙埋、伤痕累累的小木船,在记忆的河中逆流而上……
  生命能回忆吗?爱情能回忆吗?回忆永远是圆周率。
  回神后,爱情在手,岸在脚下。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