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感动

独行

一点,两点,窗外扬花点点……
没有喧哗,没有声张,没有……我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着。用我左胸膛心肌跳动的频率去探触,探触凝结在夜色中思念的成分。曾经,我满怀自信地以为:我可以轻轻松松地忘掉所有我牵挂过的人……

如果可以
我愿意背负所有的重量
即使承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孤独也不会与你分享
你知道…… 你知道为什么有“沈园题壁”吗?你是否知道为什么有个石头叫“傅夕”?

在很多个失眠的夜里,我都没有忘记思索。苏格拉底说:我思故我在。所以,我思,我在!
可是现在的我却习惯性地瞪着天花板发愣,或者半死不活。有个疯子告诉我:上帝死了。我狠狠地拧了自己一把:痛,我知道痛。我才知道:上帝死了,但我还活着……

朋友说:你还年轻。
不,也许我老了……

孔子有言:男人三十而立。物理学上把有箭头的线段叫向量。对于三十岁的我也许我还年轻,但是箭头指向零呢?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什么叫苍老了……

经历过那么多,我终于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去改变的,但除了我……
所以请你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紧紧地守着自己的信念,不要气馁,不要动摇,不要放弃……
你说的没有错:人生就是一张白纸,每个人都在上面写着自己的故事。如果可以,有一天展荣也会写下一部属于自己的书!

隔着夜色的窗,外面茫茫的一片。星光,还是灯光……
关于那时候的思念,被岁月模糊了一边,用心珍藏着另外一边。只是谁也无法留住的,正在慢慢地消逝着,一点,两点……

数数那些凋零在我心里的花瓣,一瓣,两瓣……
总有一些选择是我不能选择的,我把它放上我生命的天秤:一边=另外一边……

人们说春天是播种希望的季节,我不能让自己这一辈子白白地过。也许生命的春天对三十岁的我来说,已经是斜晖将尽的时刻。用我生命依然在跳动的脉搏,不舍不弃地去探索……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