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不再来

独行

潇潇细雨,把清秋洗了一遍。

走过了一段路,总是习惯于回首前尘,而前尘也常常在不设防的瞬间奔袭而来。

前尘是幅素淡的国画,当你凑近他时,只觉得清淡如水,当走过以后,细细咀嚼,方才品味到它的美丽与苦涩。

雨季已不再来!

突然想起了三毛。这个大半生浪迹天涯,大半生都在讲述自己的台湾女人。三毛曾经是我们这个时代里一面孤独而鲜艳的旗帜,在劲狂的寒风中跳舞、飘扬、挣扎,让世人看着、说着、笑着、哭着。三毛好像是我们派到荒野边区的特使,不断传来我们常识范围以外的新鲜与历练。挚情和痴情的三毛,用她的生命和灵魂与我们对话,超度了我们,也超度了自己。

三毛归去的那个冬夜,台北的天空是否也飘着冰冷的雨?

人生是谜么?不,不仅仅是谜。如果是谜,人们可以猜测到它,把握好谜面就能得到正确的谜底,但人生是猜不透的。它是梦,人在梦中,是弄不明白我梦蝴蝶,还是蝴蝶梦我,直到梦醒时分,才能在刹那间了悟。正如梁漱溟老人临终所言:“生命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不要人为地延续它。”这一返朴归真的至理名言闪烁着理性的光辉。

也许,天堂真的是三毛最好的归宿。她在人世间走遍万水千山,竭尽心力呼喊过呼唤过,依然得不到真正的回应与回声,得到的却是太多的伤害,太多的辛苦,太多的命运乖蹇。愿天堂里有一棵大大的菩提树,浓荫茂密,给三毛永远的休息与安宁。

岁月有时候就象漫上来的海水,一片淹没了一片,而白雪也是一层又覆盖了一层。当生命已融入那个岁月的时候,我们怎样才能找回那从前的梦想?任何的真实都会如梦般遗落,并成为那记忆的碎片。你抓住了什么?消退了的抑或是遥远的?

如此的,在不知不觉之间,雪停了,星灭了,天空泛起了早晨的亮光,黯淡了浓重的红,然后,昨天的故事便完结了。

伤残之后,心的碎片纷纷坠落。当三毛行走在雨季里,情感落入水中,在痛苦的泅度中,当她无法承受生命之重的时候,便选择了这样一个诀别的方式,化作轻羽一片,飞向天堂。

我们无法评说她的选择,只知道在她对生命已无憧憬和感想的时候,放弃也是一种美丽。在生命的风景已经展现到了极致的时候,在时间为经,空间为纬的人生舞台上,所有的戏剧就要落幕的时候,用死与生的界限把自己召回,用不再顾盼的心情走下台来,对三毛来讲,便是自然而又自然的选择。
三毛,一路平安!
三毛已经启程那么久了,现在道平安似乎已经太迟,可是,天堂是那么的遥远,想来她一定还在路上。
三毛启程的日子,想起来已如隔经年,已是月久日深。春日雨,冬日风,瞬间已是古刹苔深。可是三毛,你知不知道,这个季节里,你用生命写就的文字仍深深地温暖着许多人?

雨季已永远不会再来。

三毛,今宵月隐人散后,天凉如水,请珍重加衣!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