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文嚼字

合川

     每个周六,风雨无阻,“斥资耗时”将女儿送去中文学校接受中文教育,其中的甘苦就不必一一道来。值得一提的是,孩子能一直坚持在中文学校学习,我的“家长制”作风还是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起初孩子不愿去中文学校,理由除了和其他孩子一样外--为什么别的小朋友周末可以玩儿,我却要去上学;还有一个颇有说服力的“道理”--上中文课 Boring,no fun。我使出浑身解数回答孩子的问题,但每到上中文学校的时候,你就见她那极不情愿的样子:有时和你讨价还价,有时还眼泪汪汪,好像受了多大委屈。几个回合下来,我的耐心已被逼到濒临崩溃的边缘,不得不奋起回击:“不许再说讨厌中文学校的话。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去中文学校,你都得去。PERIOD!长大你就明白了。”看到我那声色俱厉的样子,孩子不吱声了。从那以后杜绝了去中文学校之前的种种麻烦。当然,每当听到中文学校放假,她还会喜笑颜开。但高兴的主要原因不再是不用上中文课了,而是可以有时间玩儿了。     

     上了中文课,接踵而来的就是整周的作业。老师教的生字一遍一遍地抄,老师布置的作业一页一页地做,老师要求的周记一篇一篇地写。虽然老师强调作业要每天做,不能拖到最后一天,但临上课前几个小时才将作业赶出来的情况也时有出现。紧紧张张的学习弄的我们无暇顾及学习的结果,每周能按时完成作业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直到有一天,老师当着我和孩子的面夸奖孩子周记写得好。听了心里很高兴,想,付出的努力总算有了些结果。替孩子谦虚了几句后(中国人的优良传统,早已根深蒂固),随口又道:“在美国,中文能学到这个水平就算不错了吧。”扭头一看,女儿撅着嘴,满脸的不高兴。我诧异地问:“怎么了?老师在表扬你呢。”女儿小声说:“因为你说我不好。”“怎么会?我不是和老师一起在说你的周记写得好吗?”“那你是怎么说的?”“我说,在美国,孩子中文能学到这样(唉,怎么感觉有点儿不大对头?硬着头皮,还是把话说完)……也算不错了。”“你看,”女儿一下叫起来:“这不就是说我学得不够好?”“哪里有说你学得不好?”我把话又重复了一遍,希望她听不出弦外之音。哪知,她马上接口道:“还说呢。那就是说,我的中文在美国还可以,要是到了中国就不行了。”在场的人听了都笑了起来。我的脸顿时觉得热烘烘的,赶忙解释:“妈妈不是这个意思。妈妈的意思是,你在美国中文学得就很好了,如果在中国,你的中文会学得更好(心里明白,我这是强词夺理)。”看着女儿仍然一脸的疑惑,只好承认:“你看,连这句话隐含的意思你都能听出来,怎么能说你中文不好呢?”女儿的脸色这才由阴转晴。    

     女儿学会咬文嚼字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来,这场学中文的持久战,已初露一线曙光。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