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掩盖不了事实(1)

关山烈

既无夸张之心,更无哗众取宠之意。当笔者1993年离家来北美,正值国人时兴英语。驾风而至加拿大,诚妄“西天”取得真经,精炼语言技巧于“纯火”之中,升华文字书写在“班门”之前。以为日后“精诚报教”如虎添翼,一片挚热,一腔纯情。

挚热之源由,自然来自国门已开,西方科技文化如涌泉而至。身为英语教授,当仁不让,义不容辞,为教育事业效汗马之劳。于是乎,化昼于教室,倾心于学生,游弋于书海,彻夜于书写,尽所能,献所技,持之数年,稍有建树。

纯情之道理,自然来自婚生美满,自改革开放,家庭幸福,工作尽心。在校受学生错爱,在家庭赢邻里和睦。社会校际无微言。安家于大院庭院之中,绿树葱葱饰故里,曲径弯弯通幽处,满满小康,享天伦之乐也。节假日之际,或亲友相聚于客厅,或荡桨湖心,或消失于闹市人海之中,美哉乐哉。

时值1994年,明尼苏达大学友人发信相邀,学术交流,礼尚往来。本人受宠衔命而至。理由清白如水:多年耕耘于人造英文田园,虽尽薄力而进取,习莎翁,研雪莱,携美诗,恭文史,论语言,敬史实,然终有纸上谈兵,画饼充饥之感。现能够设身处地,融惯于英语国度,以为正中下怀。

焉知他人感受几何。笔者初抵明尼苏达大学,虽它国异乡新意渲染,但苍苍然竟有失望之感。首当其冲,托福考试。笔者在国内管四六级英语测试,每年虽规模宏大,每次考试倾校动员,组织严谨,监考周密,计划详尽。尤其听力测试,各校尽财力而为,为考生准备周全。然明尼苏达大学托福考试大跌眼镜。数百人共聚一超大教室,墙无息音隔版,声源无均匀分布。一架80年代视为时髦的“三洋”录音机置于十米之遥。加之失之保养,磁头未及清理,吱哑之声显然,混入墙壁回声,无“肉”耳可及可解。纳闷,超级大国之十大院校之一,如何如此草芥。

明尼苏达大学院内托福测试名为测试,实为种族歧视。大凡外国人,都须学校语言班反复磨合。但是,笔者实在无空和语言班玩剥削持久战,测试两次,均为英语系资助620分之下,满脑疑惑,忙去查分,被拒。先生疑,后生悟:殊不知,普林斯顿托福中心明文规定可查卷,如何“明大”自办托福特殊。於是赶在开学之前,到堪科地亚学院登记美国考试中心托福考试,轻而易举637。一时对明尼苏达大学考试中心诀窍和研究生院的配合默契理解加深。

课程设置更是惊讶不已。来明大前,笔者已在加拿大大学英语系体验一载,得一孔之见:枫叶之国虽经济不振,然英语教育十分正规。教授态度严肃,治学严谨,学生一丝不苟,认真求知。在新英格兰诗歌讨论课上,学生各尽其能,各舒已见,各有见地。相比之下,“明大”委实捉襟见肘。一堂艾密利-迪肯生的英语课,大多数学生无所见地,尽听教授一言堂。后经高人指点,原来“明大”人认为,诗歌乃“疯人语”,诗情画意乃精神不正常之作为也。笔者大惊失色!

众所周知,诗歌是高度压缩的语言精华,内涵魅力无穷,外延浮想联翩,字里行间情义萦绕,音味韵味流连不尽;集文,言,史,音,形,色,习俗及国粹于一身,汇情,意,悲,欢,离,合,生死,惜爱百川于一渠,本乃文化之上上品也。

然笔者少见多怪,明州不是中国,加拿大,此一地而彼一地也,此一时而彼一时也。笔者本身文人出身,却被因写诗而遭围攻,登峰造极,百般手段,警,法,政,校,群起而攻,竟视写诗为不道,中西医学今有新用 ---- 不变文人为武夫决不收兵!用心之剧毒,手段之凶残,秦王焚书坑儒小巫见大巫也。

封其书,断其粮,乱方寸,毁容颜,残其身,损其名,无不用之其极。惟置于死地而后快。民主乎,自由乎,皆廉价陈词滥调,自欺欺人也。人权乎,法律乎,尽统治之玩具;”心理病“镜子从不照自身,只照他人--- 相比之下,笔者不知如何竟然徒生奇念 ---虽美国武库一流,国力超级,但美国心理学竟不及中国十年动乱时期“斗私批修”科学,只批“修”而不斗“私”,己所不欲,却施於人。中国科技落后美国几十年,而美国思维方式却落后中国几十年。明明自己视男女为儿戏,却偏偏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强将“娼”名加与人。自己妻女裤带不紧,却冥想大约天下男女都如此。一日,明大谴一心理学生造访,想在笔者身上找男女关系岔子,不料细问之,该学生自中学情窦初开云雨之事不计其数,已无法回忆姓什明谁。另一自称明大教师,笔者常与其弈棋。此人自以为他人行为楷模,忽一日,连输数盘,难以自控,竟抓笔者眼镜扔于地上,公共场所,丑态百出,笔者仅报以善意,理解微笑。中国人种,与非洲和欧洲相比,总体上“理” 超出 “性”,八十年代有所谓“阴盛阳衰”之戏谈即是这方面写照。其实我等对现代男女之事颇理解,从未过分苛求美国主流文化定要遵循“孔孟之道”,但明大孽障们如何硬性把欧罗巴裸体文化强加于笔者。笔者也非世外桃源道冠庙宇修炼圣者,也食人间烟火,也常为美女媚眼所动。但决非偷鸡摸狗强人所难之辈。习文着打情卖俏动情以文,习武者则易诉诸武力。古至今来诗人作家都是花求蝶而非蝶求花。如何明尼苏达大学及其爪牙为掩其罪行,强加罪名于笔者---

略通美国的学者大约懂得“美式”统治法:警察用枪对准受害者,心理学家对付不服者,精神病学则是彻底摧毁人的创造力,反抗力的反科学。就连男女之事也是多重标准:据报肯尼迪总统每周莺歌燕舞,美女如云,周周轮回;为何就克林顿露因斯基闹得堂堂国会数月尽谈克林顿脱裤子口淫之事。

“山雨欲来风满楼”,明尼苏达大学大造男女舆论涂炭为的就是用美式镇压法对付手无寸铁的笔者。

美国心理理论混乱,为我所用,牵强附会,胡言乱语。远远不及中医理论科学规范。仅举一例,精力充沛“ENERGETIC”在笔者国度乃国之幸,家之福,夫健康妻之福,妻健康夫之幸,家安进而国泰,民强进而国富,“相辅而皆相成也”。而这明州,精力充沛竟然与破坏捣乱划等号,其荒谬绝伦,登峰造极!什么是精力,不就是“阳刚之火“吗----精力充沛不是阳火过旺,而是阳充阴足,阴阳平衡,乃身强力壮之同意。西方心理学也认为”性“(SEX) 和”理“(RATION) 是 互升互降“相灭而相生也“。决大部分人都是“性”,“理”平衡。只有心怀鬼胎的罪犯们才故意曲解心理理论,强行破坏人的阴阳平衡,把心理学变成酷刑折磨,破坏身体健康,破坏智力,蓄意杀人的工具。明尼苏达大学无论如何抵赖,已在它的历史上刻下了罪恶的败笔!日本在中国犯下的罪行把日本钉在历史的耻辱碑上。明州所有参与的有关人员所犯“酷刑罪”和“反人类罪”,也将被钉在历史耻辱碑上,终难逃历史审判。

(待续)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