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遗梦

飘雪

  心里是一直想着的,要回去看桂花飘香。只是咫尺的距离,我想这个秋季我没有理由错过。       

  但我还是错过了,我不知道忙碌算不算是一个好的借口。站在院子里,早晨的阳光清脆的照在满地的落花上,金黄色的叶瓣依然让空气盈香。定在那里,对着这一场消败的花事黯然,心里的失落连同这许多天来的委屈,泪是挡不住的。都走了都走了,什么也留不住。    

  一直是恍惚的,不停的想起一些片段,一些人模糊的面容,还有一些在风中飘呀飘的誓言。忧伤若有若无的纠缠,我不敢伸出手,不敢去捕捉空气中漂浮着的那些虚无,语言总是如此苍白不堪并且容易改变,岁月又能见证什么?有谁会在谁的心上烙下印痕?我只想这痕迹不会被岁月风尘涤荡的颜色黯淡。    

  坐在二楼窗台上看外面的夜色阑珊,风吹起头发我吹响口哨。我不知道黑夜能不能掩盖我脸上的落寞,我不知道那些温暖的瞬间是不是真的能永远相伴。我还记得那些眼神里的脉脉,我还记得你皮肤的温度。我从来要的不多,我只是想把手放在你的手里,闭上眼睛,没有语言。我希望就那样走到生命的终点。  

  没有人可以给我。心灵的安静。      

  除了放弃,我什么也不能做。我知道我有足够的时间来遗忘,来学会让自己面对你的眼睛时目光淡定坦然。我已经失却了表达的能力,你的声音一直回荡在每一个空间,大片大片的沉默里你说,我爱你。我用手抵住心口的绞痛,我永远不会问你爱我是否会久远,我不轻易承诺,而且没有勇气接受承诺。我知道这些话语会在明天的风里烟消云散。     

  爱情是没有保质期的,从你打开的那一刻就已经过期了。所以我不要打开。

  喧闹的车厢里看安妮的文字,轻声的念出来,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如同溪水。安妮说人的寂寞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是的,寂寞,比如一个女人最美好最沉静的时候,她爱的,和爱她的人,不在身边。原来,每个人都是如此,都是在和自己心底繁华的梦不停的错过。每个人都在寻找那个不能抵达的彼岸。我们没有办法。      

  我看到了时光的飞逝,刀光剑影。我低下头站在原地,我要留住你,还有这份纯美的情感。我不要等到落幕的歌声响起,我也不要再看到明天那许多的变迁。可是,你愿意吗?你说,我不要什么,我只想保留这份感情。可你知道吗,这有多难。从最初到永远。     

  我是绝望的,不给自己机会。我害怕激情里的那些流离失所。在你哭出声音的时候我想把你揽在怀里,但我能做的只是沉默。我和你一样的委屈。是谁对我们说了谎言。

  我不该有文字。因为,这原本是一个失落的梦境。我在穿行的风里伫立,穿越记忆凝视你。        

  桂花又落。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