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啊﹐你的到來﹐為什麼如此艱辛﹗

關山烈

地平線 (2)

關山烈

2003 年 2 月 16 日 星期日

漸漸地﹐起風了。風象碎玻璃一樣無情地劃破昨夜的余溫﹐刀一般的冰冷刺穿毫無遮攔的萬物。湖畔柳枝搖曳着發出了痛苦的嘟囔。漸顯明亮的蒼穹卻把更加沉重﹐更加濃烈的陰影投射給飽受磨難的大地。“天”“地”之間還是那樣模糊﹐受到昨天風暴慘不忍睹襲擊的空間還無法馬上從遍體鱗傷中復甦。 是的﹐完全回到“昨天”風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今天”卻正在竭盡全力地掙扎﹐企圖把“昨天”殘留下的﹐象征着未來的枝葉作為新萌的生命起點。

黑暗還是那樣強勁。仍然在積聚力量作垂死掙扎。無論多強大的黑暗 -- 結成死黨的黑暗進行多麼頑固的抵抗﹐ 一旦陽光普照﹐必將罪惡畢露。“今天”帶着宇宙的營養﹐帶着生命﹐緩慢地但是堅定地從地平線下﹐ 向着兇狠的﹐失去人性的﹐失去
理性的﹐頑抗的黑暗﹐吃力地爬上來。

飛來了﹐黑暗的打手﹐烏雲。濃得象墨一樣的烏雲象無法逾越的大山﹐積聚了沉重的能﹐死死地掩蓋着東方﹐阻滯“今天”的昇起。因為﹐一旦天地區分﹐黑暗只有退色﹐世界還以光明。在這光與黑的撕殺一刻﹐黑色以其遮蓋一切的氣勢把白晝死
死地壓在地平線下。因為罪惡在黑暗中最容易藏謐。

在這驚天動地的一瞬 --- 任何生命不過只是一瞬--- 是人定義的時間在空間旅行停留的剎那 ---黑暗﹐壓制光的黑暗﹐帶着猙獰的驕橫﹐以泰山壓頂﹐雷霆萬鈞﹐以先制人的手段﹐踐踏着﹐蹂躪着﹐折磨着﹐圍困着﹐窒息着﹐擠壓着﹐扼殺着奄奄
一息的還在萌芽中的光 --- 因為事物最容易扼殺的時刻是萌芽﹐此時的光就象嬰兒﹐窒息不過一扼。

黑暗叫來了風﹐喚來了雲﹐加上黑暗本身的強勁 --- 黑色總是覆蓋一切的顏色﹐包括罪惡 ---舉起屠刀﹐向光砍去--- 光倒下了﹐帶着極度痛苦﹐掙扎着倒下了 -- 更黑的黑暗徽肿派n穹。。。地平線消失了﹐黑白不分﹐是非混沌﹐一切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

光明啊﹐你的到來﹐為什麼如此艱辛﹗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