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和犯罪

关山烈

2003 年 3 月 13 日 星期四

有人不断地告诉我,你写诗是你阳萎的结果
我说,这样说的人要么是文盲,要么是一知半解,要么是闲得无聊寻求刺激,要么是性虐待狂!

文盲最好受骗,说什么,相信什么。
一知半解,学了一点心理学,不懂装懂,比文盲还糟,按图索骥,死搬硬套,胡思乱想,胡说八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闲得无聊的心理学教授长期和心理病人打交道自己成了病人,强拉活人做实验,牵强附会,无中生有,无事生非。
性虐待狂猖狂之极,口出狂言,“天降大人于斯人”,“睡觉有什么关系”,用希特勒折磨战俘手段,以为“诗”是性压抑的产品。於是拼命折磨,让受实验者喊叫。

心理学和文化有密切关系。英国人写诗是抒情,俄国人写诗是豪放,法国人写诗是浪漫,中国人写诗是歌颂和思恋,只有美国人写诗才有性压抑之说。我实在想不出,受性压抑的中国人该写什么诗 --- 因为事实上,按西方标准,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人大都性压抑。

“痛苦文学论”早已过时,现在是“享受文学”时代,请问化如此代价,让中国教授毁掉事业家庭,去搞什么谁也不要的“痛苦文学”究竟有多大意义?

美国的黑人有着和世界各国完全不同的经历和历史。“压迫者文学”在黑人中是受欢迎的。但是在中国人中却不是。

感情是深层结构,语句是表层结构,一群无知无聊无赖,自觉聪明,拿着文字胡思乱想,造出“抑郁(DEPRESSED)”说,“多疑症(PPD)”说,“性压抑”说,不知写诗者其实不过是“玩弄文字”者,同十分钟里可写出高兴,悲哀,痛苦,愤怒诗来 ---- 不过是好莱坞演员用文字演戏罢了!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