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国散记

刘爽

我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迎来了第一次回中国。

那是95年的秋天,那年外婆也在美国,因为妹妹五个月前刚出生,我跟妈妈,外婆,和妹妹一起回到了祖国。我在飞机上就开始担心回到祖国,害怕见我早已忘掉了的亲人,害怕跟亲人讲中文,但主要的是害怕上学。我是一个读不懂中文,不会写汉字的老外,怎么能去上学呢?想到这里,就开始后悔跟妈妈回中国了。我三岁时就离开了祖国,祖国什么样子,已经全忘光了。我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后悔,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再一睁眼,就发现妈妈在叫我,在跟我兴奋地说:“我们已经落地了!已经到了中国!”哎呀!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心里乱极了。我一会儿激动,一会儿后悔,一会儿兴奋,一会儿害怕,但还是一步步慢慢地往出口走去。望着人群,我忽然间看到了我白发苍苍的爷爷,激动地喊道:“妈妈!妈妈!我看到他们了!我看到他们了!”我跑过去,但越跑越慢,心里突然觉得害羞。走到爷爷面前,似乎变了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最后,还是妈妈让我叫爷爷,我才开口叫了一声:“爷爷”。

一个星期之后,当我刚把时差倒过来,妈妈就给我注册上学了。我虽然应该上三年级,但是因为我语文差,我妈妈和校长最后决定让我上二年级。

记得第一天上课,所有的同学都盯着我,在背后议论我。记得最清楚就是数学课发生的一件事。老师在考除数和被除数,她叫我们都站起来,给我们每人一道题,让我们说哪个数是除数,哪个数是被除数。要是你能答出正确的答案,你就可以坐下。我孤零零地站着,望着一个个的同学坐下。最后,就剩我一个人还没有坐下。全班的眼睛都紧紧地盯在我的身上。老师一次又一次地给我讲什么是除数,什么是被除数。但是我就是听不明白。这使我感到很困窘。老师最后灰心了,就托同学们给我讲讲。

课间时,许多同学都跑到我的座位旁,给我讲阿拉伯数字。同学们的热情相帮,让我很感动。但同时让我很好奇:他们怎么能认为我连阿拉伯数字都不认识?他们真的认为我有那么傻吗?

课间做操的时候,老有人在背后指着我说东说西:“你瞧,那个女孩是美国来的。”有的说:“咳!美国老外就长这样子呀!”还有的说:“那个外国
佬是我们班的,笨透了,连除数和被除数都不懂,期末考试时,肯定会给我们班拉分。”之后,做操时,我不停地做错动作,惹得后面同学不停地笑。那时我眼睛已经红了,差点没哭出来。心里真后悔回了中国,真希望能回美国。在美国我的朋友多极了,我也是全年级拔尖的。更没有人骂 我笨,我心里伤心极了。

回家后,就跑进屋里哭。含在眼睛里一天的泪水,哗哗地往下流。一刻不停地怪妈妈叫我到中国来上学。但妈妈温和地说:“慢慢来,过一阵子就会好起来,别着急。”

后来,真像妈妈说的似的,我开始适应中国的环境。在同学当中,我也交了不少朋友。作业也不用妈妈,大姨,或哥哥帮忙了。古诗也不再是哭着背了,字典也会用了,数学更是一天一天地进步。没多久,小测试的分数也上去了。虽然我的进步使我很满 意,但还有一件事没能让我完全踏实下来,那就是期末考试。

期末考试一天一天也走近了。我一天比一天紧张,心里一直没忘一位同学说的:“她肯定会给我们班拉分。”心里记着这句话,就更努力复习,除了老师留的作业和复习题之外,我还给自己出练习题,背每首诗,还请家里人帮我默词。期末考试的前一个星期,学校举行“百词听写”和“百道数学题竞赛”,我好不容易拿了一个双百,心里兴奋极了,但一想到期末考试也要争取好成绩,心情就又一次紧张起来了。我天天苦苦地复习,直到考试的前一天。那天,我一点儿也没有复习,早早就上床休息了。

期末考试的那一天到了。上课铃好不容易响了,手里紧紧握着的铅笔都快要断了。老师不慌不忙地发卷子,害得我坐也坐不住。接过考卷,我把整个卷子稍微扫了一遍,一下就意识到这考试难不倒我。经过一上午的艰苦奋斗,终于把期末考试考完了。虽然考完了,自我感觉也不错,但还是踏实不下来,心里直盼着第二天报分的时候。

终于盼到了报分的时刻,只听到:“刘爽同学,语文99.5,数学100,全班第一。”听到这句话,心里真高兴,很自豪。

后来,我听同学说那位说我肯定给我们班拉分的同学,结果是我们班拉分的。由于这一年的出色表现,我被评为“三好生”,那位同学不好意思地跟我说“对不起”,我们俩也成为了好朋友。这一年,在我的努力下,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下,我过得很充实,很有收获。

没过多少天,我又一次乘上飞机,飞往美国。但是这次的心情完全不同了。在飞机上,我就开始盼着能再一次回祖国,能再一次跟祖国的同胞同学们一起上学,一起为祖国争光。


第四届华人少年作文比赛(一等奖)
入选《世界华人少年优秀作文选》
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华中文学校89班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