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语声声游黄石(一)

合川

      又是一个金秋送爽的季节。全家老少准备妥当,心情愉悦地踏上通往黄石公园的路程。

      是小女儿的一句话将全家带上此次征程的。“这就是暑假吗?参加小提琴暑期班,舞蹈班,滑冰班,弹钢琴,做暑假作业?” “暑假难道不应该这样过吗?我看你的暑假过得可丰富多彩了。那你说说暑假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妈妈问。“ It’s no fun. 我们应该出去玩儿。”爸爸、妈妈认真地想了想女儿的问题,觉得有道理,然后决定了今日的旅游。

启程
      天高云淡,秋风习习。小面包车风驰电掣地行驶在州际高速公路上。只见天苍苍,野茫茫,人迹罕见,牛马一片。虽未领略过水天一线的漫漫,天地一线的辽阔却尽呈眼前。头上的白云蓝天,眼前的金黄色麦田,远处的朦胧山脉,好一幅怡人的风景画! 置身其中,心灵如水洗般的洁净,真想将此时此刻定格。

      长路漫漫。为了解闷,全家念起了“三字经”。先是小女儿快嘴快舌地开了头:“看好书,书好看,看书好。”话音刚落,赢得了全家的喝彩。奶奶不失时机,笑眯眯地加上一句:“一定要照着说的去做才好。”爸爸也不示弱,一声有了,就听:“静夜思,夜静思,思静夜。”说完,还自我陶醉,称自己的三字经有文学味。全家也只有默认的份。“妈妈,该你了,该你了。”小女儿催促道。望着车窗外一望无垠的绿色草地,妈妈随口道来:“青青草,草青青,青草青。”爸爸评论道:“也算有点诗味。”这时,爷爷也来劲了,用广州话抑扬顿挫地唱来:“中头奖,头奖中,头中奖。”作白日梦吧,全家大笑起来。笑后,大家一起围攻一直未开口的姐姐,姐姐反应也算快,清清嗓子,不慌不忙地说:“烦死人,人烦死,死烦人。”爸爸妈妈相视一笑,说,姐姐的三字经一语道出了Teenager 的心态,给她最有创意奖吧。一路风景,一车笑语,过了北达科塔州, 第二天我们就来到了黄石公园的山脚下。

进山
      我们计划由东北方向进入黄石公园,可谁都没想到山路竟是如此崎岖。进入黄石公园前,车在蜿蜒的山道上颠颠簸簸地爬行了近一个半小时。平时在游乐场什么都要尝试,什么都要玩一玩的两姐妹,此时也吓得噤若寒蝉。有时见到陡峭的山壁,狭窄的急转弯,竟用手或毛巾蒙住双眼,并时时提醒爸爸,车开慢点,再慢点。爷爷奶奶此时倒是坦然自若,无甚惊慌,还安慰道:什么事都是命中注定的,怕都没用。是这样吗?妈妈仔细一观察,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赶忙叫两个女儿快看--只见奶奶端坐在座位上,虽然身上已系着安全带,但双手仍紧紧地抓着安全带的左斜上方,而自己却全然不知晓。看到奶奶这个模样,两个女儿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顿时将紧张的气氛冲淡了两分。

      车在海拔7000 到9000 多英尺的环山路上缓缓而行,不时有疾驰而过的摩托车队,不禁让人想起昔日的西部牛仔,如今土枪换炮,威风凛凛地驾驶着崭新锃亮的铁骑。平时,我们都是“礼貌行车”,见有车跟在后面,总是将车开到路边让路,因为让人追着的感觉实在是难受。而现在,爸爸一边开车,一边喃喃自语:“对不起,没办法,只有一个车道,慢慢爬吧。”车行驶了一段后,大家慢慢地适应了一些,开始欣赏起窗外的山景。这里的景色让人看了真是又爱又怕。真个是“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李白的诗句,到这时我们才深深地领悟。有时,一堵峭壁陡直地耸立在眼前;有时,车就好像开进了云天。看见远处高山坳里嵌着一片片白色,妈妈问:“那是什么?”车里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猜测起来。姐姐说,那是高山上的积雪;爷爷说,那是高山上的大理石;还有的说,那是细砂碎石。直到进了黄石公园,参观了热泉,我们才找到了答案。

      有惊无险。傍晚,终于到达了黄石公园的东北门。之所以选择在此入口,是听介绍黄昏时分在这里可以看见成群的野生动物。买了门票,车开在较为平坦的一段路上之后,还没见到什么动物。爸爸忍不住说:“走了那么一段险路就是为了看野生动物,如看不到,那太对不起我们了。” 妹妹接着幽默了一下:“是啊,哪怕看到一个假的也好啊。”一句话,逗得大家开心大笑一场。还是人小眼尖,妹妹指着远处一黑物大叫:“看!” 大家顺着妹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野耗牛正独自悠然自得地在山上吃草。不久,又听到妈妈叫道:“看这边,有好几个呢。”大家忙把头又转向左边,只见峡谷小溪边影影幢幢的。再定睛一看,哪是什么动物,那分明是几个人在溪边钓鱼, 家人又是一阵笑个不停。诗人晓帆有诗云:“千里迢迢,只看一个,斜的榜样。”(《比萨斜塔》)现凑上一打油诗“万仞高山,只为一睹,野生动物。”之后,真的看到成群的野耗牛,一只麋鹿和其它叫不上名的动物。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