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

乞巧

 星期一,日上三竿,我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身,洗漱之后;烧开水冲上茶;一杯咖啡和几块饼干结束了早餐时间。去街市买了两天的菜、果,回来坐下喝杯茶,开计算机上网。

看完新闻大事;再查看免费邮箱。手工网有人问哪里可以买到便宜的珠子;照片网有同学说我的网页做的不错;文学网有出版社问我可想出书?还有亲友们e-mail来的各种保健汤水篇。

中午时分,做好饭,边吃边看电视连续剧“世纪之战”和“百年物语”。

下午再开计算机,回复完电邮,去几个注册了的网站看看网友的回帖。我的医学网又多了些浏览人次;结艺坊的总版主将我的四季字结,固顶以便网友欣赏;榕树下文集有网友说我的文风似某人,可我确不知某人为谁?

  傍晚时分,匆匆吃了晚饭,到楼下等复康巴士,游了一个半小时的车河,去九龙体育场馆的训练班射箭。

星期二上午,D老伯来推拿。说道:“我昨天去医院复诊,X光片显示我的肱骨头骨裂已痊愈。”我道:“其实骨裂最好治了,没有错移,只要解除了关节处的卡别,裂隙自然对合,生长当然快过不用手法治疗者。”D伯又道:“我提起是你帮我治疗的;主诊医生说:以你八十岁高龄,左肩又过中风,不是好彩找到一位好中医帮你,一月内骨裂是很难痊愈!”“谢谢你,W医生!看,我的左肩又可抬起来了。”

  追完中午的电视连续剧,开动计算机的文字处理系统word,在我的文集中添写一篇文章:

艰难的立

  站立,立业,都在“立”字。然而,对一位腿有残疾的人来说,“立”,谈何容易!

......

  拜师学正骨、个体开业行医、积垒病案、撰写论文,...经历了无数次投稿被拒,论文终于入録《中国中医药优秀成果文库》....

  晚上,看看电视,吃吃零食,追完电视连续剧《孝庄秘史》准备就寝。

星期三近中午时分,“铃...”“喂,忙什么呢?”阿P呀。还不是老样子,不是看电视就是玩计算机。”“哎,问你几个中文字的拆码,猫字么打?”“月竹廿田... 嘟嘟...’你等一下,我另有电话来。...喂,没大事,有位病人要约诊。”“不错嘛,比我强。”“哪里,是我应羡慕你,优秀运动员,去过好多国家,拿了好多金牌;每天有可去的地方,人生有目标。而我,天天只有几个字:坐、吃、等、睡!”

  星期四,天气不错,早点之后,乘巴士去帮一位朋友针灸;然后去香港仔吃午饭,再去金店看C是否需要推拿?逛一阵街,买些小物品和晚上吃的东西后回程。

下午,M来电话:“最近些什么?”我:“老样子。你呢,退休生活可好?”M道:“不太好,肝胃胀痛。正想问你吃些什么药好呢?”我:“中药的逍遥散或胃气止痛都可以吃。”

吃了晚饭,又到楼下等复康巴士,去沙田体育场馆的训练班,玩草地滚球。

  星期五,吃完晚饭,C来电话,请我救救她的猫。只好让下午约好时间的R等一会。放出猫儿一走,只见左后腿拖着走,原来是髋脱臼:推了几下,猫起身一跳上了沙发。我笑对C说:“当初我师父正骨,是先医兽,再医人;我现在却是‘反人回兽’了。不知如改行做兽医的骨科,可会发达?!”猫儿走后,开始给R做推拿。

R说“:“过几天,我介绍一位朋友患脊椎侧弯的女儿来治疗。我对朋友说:就好像亚视节目‘寻找隐中隐世医术’那样,并无豪华装修的诊所,只是在廉租屋村的家中帮人治疗。”

星期六,老病人来F电话:“W医生,好久不见。我刚上完泰山回来,腰间盘突出全完经住考验,一点没事。我想介绍一位同事来找你治疗,是颈椎间盘突出。”我:“谢谢!费心了。”F:“不客气,你真的帮了不少人呢!”我:“也是与你们公司的人有医缘,来过的病人个个都好了!。”

闲来无事,心血来潮,找出丝绳,设计我的中国绳结十二生肖。就以中国的吉祥物龙为首吧:以盘长结为嘴,吉祥结为头,加一条铁丝为轴,再以蛇结绕编为身。最后以细铁线加丝绳做成角和爪,再放一粒珠子入口,形成盘龙吐珠之态。

星期日,五点多起床,因为要去看天坛大佛。观赏完大佛,吃过斋菜,在寺院参观浏览一翻,下午五点多才回到家。
结束了七天的日子,下周或下月,不知可会是本周、本月的重复?可能只会换两个体育班的项目和游玩的地点;或给绳结十二生肖,增加一只什么?只知在文集中,我会加上两篇新文章:‘陋室隐医’、'特殊病案’......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