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年卡的回音

乞巧


接到小Y的妹妹回信,原来她已去了一年。信不信语中有预兆?二千年秋回香港前通电话,小Y曾言:“不知还能否等你下次回京再见了。”不料三个月后竟应验!

认识小Y已经二十年,看见她就像看到了自己软弱的另一面,总会产生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小Y的一生很平淡,朋友不多;身形弱小,因先天性脊椎严重侧弯,压坏一侧的肺和肾。上完高中后,只上了一年的班,就得病休在家,又因缺氧而无精力做什么事情。说笑时道:“我家的猫见别人会让路,对我则要我自己绕行。”最后几年只能在家中和医院度过。

每次回京,我们都会设法见上一面,记得闲谈时,小Y对自身的残疾并不埋怨妈妈,反而常感谢地讲起她的妈妈、姐妹、小弟对其的关照,使我十分羡慕她有一个温暖的家和浓浓的亲情。

小Y的妹妹说:去看她时会将我的贺年卡带给她,小Y会很高兴我总记得她的。这话使我的鼻子有些发酸,人的消失竟然这样的容易!希望小Y在另一个空间,能够身强体健,得到这个空间没有的一切!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