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一日,当美国上空升起浓烟

段颖哲

    如果不是一场从天而降的灾难,九月十一日这天,美国的阳光应该正好,天空应该很蓝。

    今年五月,与先生一起陪同公公婆婆去过华府;七月,又带着母亲逛过纽约。我们是带着美 好的记忆离开的。谁料那因故失之交臂的双子大厦,竟成为我终生遗憾!

    这天清晨,我一如平常地开车去上班,打开自己最喜欢的立体声音乐台102.9,却出乎意料地 听说“纽约国际贸易双子大厦倒塌……”我皱皱眉心想哪个无聊的家伙说这么不吉利的笑话,接下来的一分钟仍没有反应过来。好不容易明白了这的确是真的,我神经质的抓过手机打给先 生。

    不记得是开什么路线到的公司,也不记得怎么来到的办公间;只记得自己恍恍惚惚,喉咙似 乎被什么堵住了,满脑子惨烈的画面和恐怖的尖叫。同事们没有象往常一样互相问好,只是彼 此勉强地点一下头。刚打开电脑,老板就过来说“要是没有太紧急的工作就回家吧!”

    猛然想起在曼哈顿上班的表嫂,她怎么样了?她的公司离贸易中心好象不远?可是地铁被切 断,公交没有了她怎么离开?表哥呢?他是不是很着急?一连十几通电话打过去,只听到“所 有线路都繁忙”的录音。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发了封电子邮件。接到回音告知平安后,我缓缓 的嗳了口气;泪水,终于不争气的滑落……

    电视里重复播放的镜头,让我的心在流血,在这远离灾难的明城。可是谁又能保证这里永远 不成为目标?我不是公司里唯一有亲人住在被攻击城市的人,何况我的亲人也没有遭遇不幸。 然而,我无法想象那些被困在大厦里的人们,那些因不堪高温却无路可逃而选择从一百多层的 楼上跳下的人们。而死难者的亲人们呢?我亦不敢想象他们撕心裂肺的悲痛。

    媒体把这个事件喻为又一次偷袭珍珠港。然而珍珠港毕竟不在美国本土,伤亡更没有这么惨 重,而且这次遭受打击的是和平市民而非军人。在我看来,这更象南京的屠杀!只是手段比那 次屠杀更“现代”。飞机使人类的交通更为便利,竟然也沦为凶手们“便利”的杀人工具;就 象诺贝尔当年发明了炸药是为了开山修路却成为一种致命武器。可悲呵!

    生命如此脆弱,隐藏在世界某角的人又如此疯狂!朋友感叹:如果每个人都怕死,世界会不 会太平许多。我不知道,也无法想象。也许吧!是啊!这不仅是发生在美国的悲剧,更是全人 类的悲哀!同许多人一样,我的心情依然沉重,身体依然颤抖,喉咙依然哽咽。谁也不愿意做 恶梦,而此时,我情愿这只是一场恶梦。

    尽管至今尚未确定幕后元凶,然而无论是谁,这个人都是个十恶不赦的狂徒、教唆犯、杀人 犯和人类的公敌。为什么此人自己不以自杀式的行为去祭奠其所谓的信仰或是什么什么“神” ?而那些被教唆、被愚弄而丧失理性的枪手们啊,自己赔上性命又剥夺了他人无辜的生命;到 死也没有认识这是反人类的魔鬼行径啊!还有那些长期以来因各种私利而明里暗里直接间接地 与恐怖分子作着肮脏交易的政客或是商人们,唯利是图的结果使千万无辜的百姓遭殃;他们不 也是帮凶吗?

    大怆之后痛定思痛。悲剧,已无法挽回,劫后余生的我们毕竟还要“直面惨淡的人生”。因 为生活仍将继续,把一切苦难抛向历史。

    救火队员仍在清理现场,寻找幸存者;医疗人员在拯治伤员;警察们在搜寻凶手;美国空军 在领空巡逻;而我们这些普通的职业人员又投入正常的工作;平时最没有耐心的美国人呀,静静地排在义务献血的队伍里等两三个小时;还有不宜献血的人们,也通过1800的电话在捐钱……

    记不清是哪位名人说过,一个能够承受苦难的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今天,包罗万象的美 利坚民族就是这样的一个民族!仅仅两天,这个民族迅速地走出悲伤,手牵着手互相安慰,互 相鼓舞,互相帮助……这正是向全人类郑重宣告:我们绝不向邪恶妥协!

    是的,绝不妥协!建筑可以被炸平,肉体可以被消灭,可是精神不能被摧垮!是的,我们珍 惜生命,我们期待和平。然而面对恐怖主义,我们将战斗到底;因为我们心中有这样一个希望 :有一天,人类彻底放弃因彼此的自私与隔阂而产生的仇恨,以及因仇恨而产生的伤害与杀戮 ;我们的子子孙孙享受着真正的和平!

    当那一天来临,阳光真的很好,天空真的很蓝……

段颖哲于明州双城
二OO一年九月十二日初稿
二OO一年九月十三日定稿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