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听音乐介绍

好奇

多年以前,在明州上高中时,我曾听过一首歌。这首歌源自美国充满梦想,自由,动荡的六十年代;这首歌几乎从一出现就占据了美国英国两地名歌录上的第一位;这首歌传遍全球,歌名不知被翻译成多少种不同的语言;这首歌在将近四十年后的今天神韵依旧,在短短的五分钟里无视代沟地飘进了每个人的心扉。

这首歌叫做“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多年以来一直被大多数人公认为 Simon & Garfunkel 的最佳杰作。

Paul Simon 是个词曲天才,当之无愧的曲艺界的诗人。他的语言简洁感人,一针见血地写出了人生的孤独,恐惧,失意,担心,和无奈。但是他的歌并不沮丧,因为每首歌里都带着一线光明,一丝希望,一缕梦想,驱之不去,挥之不散地缭绕在乐曲中。他的歌曲能带来安慰,不仅仅因为那一缕梦想,更因为他准确地表达出了人们觉得出却说不清的情感。突然之间我们少了一些害怕,因为我们不再孤独;我们不再孤独,因为有人写出了我们的感受。

Art Garfunkel 从很小就已经知觉他那天赐的金嗓子。四,五岁的他已经懂得分辨什麽样的声音重叠在一起会创造和谐的音调。小学时他发现每次他张嘴唱歌都大受欢迎。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个常常被赞为天使般的声音早已成为全世界很多人熟悉的伴侣,那震颤心灵的魅力有增无减。他的嗓音是他的乐器,也是他用来主宰音乐的工具。他不仅仅有一副少见的歌喉,更难得的是他能将歌曲里潜伏的感觉直接送进听众的心里。在他的台下常常能见到听众眼角闪现的泪花。

Simon 和 Garfunkel 在小学里相识,并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几乎从一开始两人的友谊就是建立在音乐上的。十几岁时,两人以 Tom & Jerry 为名发行了他们的第一盘唱片,并上了电视,在他们的地区里小有名气。真正的成名发生在将近十年以后的六十年代。在1964 年至1970 年之间,Simon & Garfunkel 用自己的真名发行了五盘唱片,盘盘是金,盘盘水平更上一层楼,在乐坛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足迹。他们的歌风靡北美,欧洲,澳大利亚,日本等地,唱片销售的总数竟高过了 Lennon 和 McCartney 的 Beatles.

紧接着,站在成功颠峰的 Simon & Garfunkel 作出了一个大多数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决定--他们瓦解了双人乐队,分手了。

分手后的 Paul Simon 和 Art Garfunkel 显示出了他们在音乐风格上不同的选择。二人依然是音乐家,依然继续唱歌,继续出唱片。虽然两人的单人唱片从没有像双人唱片那样辉煌耀眼,但是和其他乐队相比依然是佼佼者。三十几年以来,他们分别以单人歌唱家的身份多次出现在美英两地名歌录上;他们各自的单人唱片也屡次成为黄金唱片。这在音乐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也证明了二人各自的艺术实力。

但是。。。但是。。。人们依然想念那近乎完美的搭配,那天衣无缝的和声。双剑合璧的威力毕竟大于一加一。Simon & Garfunkel 合创的独特音乐魔法缠绕在人们的脑海心间,久久不散。

我出生得晚了些,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机会坐在他们的台下听他们的演唱会。但是在2003 年这个机会居然出现了。62 岁的 Simon & Garfunkel 再次同登舞台。我只能说,身临其境的感受远胜于想象。

台上两双眼睛神采依旧,可是毕竟几十年了,时间划过的印痕清晰可见。两人的皱纹多了些,头发少了些,动作慢了些。四十年前他们的听众席上大部分都是大学生;四十年后的今天那些大学生也和他们一样成家生子步入老年,而今天的听众也连带着变成了三代同堂。

丝毫没有被时间老化的是 Simon & Garfunkel 的音乐。Paul Simon 依然是吉他天才,Art Garfunkel 的高音清亮如故,两人的和声仍然完美无缺,那些经典歌曲表达的仍然是我们的心声。他们的音乐好似友谊和美酒,随着时间而变得更加成熟香醇。

演唱会后我意犹未尽,上网查知 Art Garfunkel 在 2004 年安排了独唱会的日期,便订了票。因为对他的单人唱片一无所知,我又从网上买了一盘他最近的 CD, 2002 年发行的 Everything Waits to be Noticed. 这盘 CD 源于世纪交接的时节,驰骋艺坛近四十年的 Art Garfunkel 终于正式执笔写歌,灵感全部来自他在八十年代末发表的诗词选集。这盘 CD 是他与 Billy Mann, Buddy Mondlock, 和 Maia Sharp 成功合作的结晶。

再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注意过两人的单人音乐生涯,也没有考虑过我究竟会喜欢哪种风格。若是猜想的话,我会说我应该是更加喜欢 Paul Simon 的音乐,因为多年来入耳难忘的那些词曲都源自他的吉他。

可是几天后,邮递员送来了 Everything Waits to be Noticed. 我把 CD 打开。。。竟一直听到现在。

记得有一次,曾在海边崖上看着那天水相连一片清澈的蓝,听着那海鸥戏海鸥,浪花吻沙滩交织出的嘎-嘎,哗-哗的乐章。阳光从水面跳进眼帘;徐徐海风吹乱了发丝。我展开双臂,指尖仿佛触摸到了大海的心脉。站在那里,我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心旷神怡之感。

记得有一次,曾在夜里两点飞驰在穿越山区的高速公路上。群山挡住了收音机的信号,只留下淡淡的愁思相伴。陡然间,一道流星划过我视线。惊奇之下,我将车停靠在路边。斜躺在温热的前车盖上,抬眼望去,夜空中钻石溶成的雨花凌乱而漫无边际地撒向人间。它们之中有些发黄,有些发红,大部分则是耀眼的白色,在这横越宇宙漫漫长路上的最后一站燃烧出了美丽灿烂的火花。再次上路,我将天窗打开,车轮旋转的回音伴着轻拂过车厢的夜风,节奏均匀的和声仿佛唱出了天籁之歌。一刹那间,我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心旷神怡之感。

Everything Waits to be Noticed 那层层叠叠的音浪时起时伏似潮水一般,而我就是那乘着浪花回归大海的贝壳。我说不清楚到底是什麽牵住了我的思绪,也不知道它和其它的唱片相比是好是坏。我甚至决定不下这盘唱片的风格。我只知道,耳边听着它,我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心旷神怡之感。

那音乐直接冲击着心坎儿肺腑,没有留下任何思维的空间。

Everything Waits To Be Noticed 使我意识到, Paul Simon 的音乐令我思考,细细琢磨中会不知不觉地被感动;而 Art Garfunkel 的音乐则是直捣感官,沉醉之余才会有闲暇去慢慢体会。

若有机会,可以听听这些歌曲。也许当那些旋律回荡耳边的时候,你也会像我一样感到这个世界里多了几分美丽。

若有兴趣,请参观http://www.websitetoolbox.com/tool/post?id=1577&action=vpost&username=dmc&forum=2。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