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你走遠了

曉帆


主編先生: 你好!

送上懷念吳奔星教授的文字, 請斧正, 謝謝.

曉 帆
---------------------------------------------------------------------

四月二十四日上午, 南京一百多名文學、教育界人士, 送別了二十日辭世的著名詩人、學者、南京師範大學教授吳奔星先生。

一九九0年「艾青作品國際研討會」在北京隆重舉行。 有幸在會上認識了這位學者詩人,喜出望外, 從此我們一直有書信來往。 記得他第一次評我的漢俳詩作的文章, 是發表在《香港文學》上的「日俳與漢俳的交流和發展」, 長達五千餘字, 提出本人的漢俳詩集《迷朦的港灣》的出版, 開創漢俳詩的先河, 具有里程碑式的現實意義, 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一九九八年夏。 一天, 我突然接到吳教授從深圳打來的電話, 叫我到羅湖接他, 因為安排他訪港的學生食言, 無人接待, 我即依約到羅湖接駕。

那天, 羅湖橋頭, 人流如鯽。 我孑然佇立, 目光橫掃每一位來港的旅客,深怕走漏我的貴客。 我把他接到寒舍, 讓出房間, 請他權充寒舍成員, 他也樂意接受。孔子有曰: 「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樂乎。」當晚, 我了解了他的要求和意圙, 全力接待, 讓他在香港過一段舒適和愉快的日子。 我抽出上班的時間, 一陪到底。 九龍、新界、港島、尖東留下了他健步如飛的腳印, 維多利亞港令他走進詩的意境, 太平山的遠眺, 讓他遐思萬里, 南海的清風掀起了他思維的風帆, 入夜的燈火使他目睹東方之珠的閃爍, 海洋公園的雄姿令他嘆為觀止。

按他的要求, 我帶他拜訪了中文大學, 和中文系的教授們交流學術, 共進午餐, 促進文化交流。 一天, 我陪他造訪了《香港文學》主編劉以鬯先生。他們都是德高望重的學人,一見如故, 話匣子一打開, 全是天下文章; 此外還約見了一些文朋詩友, 樂也融融。

他在我家住了一星期後, 我送他走過了羅湖橋。悄悄的, 他來了, 帶著對香江的深情厚誼; 悄悄的, 他走了, 帶走了對香江的美好情意。

這次, 你走遠了, 雨花台留下一串嘆息。
這次, 你走遠了, 人們在石頭城外, 看星星, 風淒淒。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