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奕之母亲节惊魂记

小奕

母亲节的傍晚,牛同学在厨房洗衣服,小奕坐在电脑前愉快地码着字,享受着节日的特殊待遇。窗外的天色忽然暗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味,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不一会儿,只听窗外狂风大作,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牛同学想起放在窗台上的那些宝贝花儿,好不容易小荷才露尖尖角,可别给糟蹋了,当下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去进行抢救。此时风越刮越猛,如怪兽般的咆哮着,夹杂着劈劈啪啪的雨声,间或还有几声闷雷。小奕有点紧张了,走到楼梯口问牛同学:“你没事儿吧!”只听他大声吆喝:“快来帮忙快来帮忙!”小奕赶紧走到楼上,不由得惊呆了,只见家门口那棵直径将近70公分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大部分树冠都压在我们的房顶上,几根树杈更是就生生地挡在我们的窗前。事后据牛同学描述,他刚把一个宝贝花盆搬进窗口,眼前就突然多了一大片绿色,许多树叶和树枝夹杂着沙土飞进了窗口,同时还感到房子一阵颤动。正当他不明所以、目瞪口呆之际,忽然发觉窗前那棵曾在炎炎夏日为我们送来无数清凉的大树竟在片刻之间轰然倒地!

风猛烈地刮着,散落的树叶伴着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在昏暗的天地间狂乱地飞舞。生长在和平年代钢筋水泥丛林中的小奕哪曾见识过这阵势?当下脸就微微地变了色儿,心中暗暗为我们住的年久的房子而担心,不会跟这大树一样玩完儿了吧,赶紧嘱咐牛同学打电话。一看时间,物业管理已经下班了,干脆就打911。911立马一脚长传,把皮球踢给了公共事务部门(public works),后者打着哈哈表示会派人来看看,不过请耐心等待什么的,该死的米国官僚主义,小奕恨不得冲上去甩他们两个大头耳光!与此同时,小奕的脑海里浮现出电影《龙卷风》里的骇人场景以及经常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的那些催人泪下的灾区人民流离失所的场面,如果情况继续恶化,我们该怎么办?躲到桌子底下?还是暂避到楼梯底下的储藏室?牛同学虽然没有小奕这么紧张,不停地宽慰着,但显然一时也拿不出什么具有说服力的方案来。当时小奕心里那个悔呀,只恨自己平时上网的时候把时间都花在八卦小资上面,怎么没有先见之明地去看一些逃生常识呢?小奕楼上楼下来来回回地踱了几个回合,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干些什么,最后收拾了几件大家的外套和豆豆的小被子,准备必要的时候出门逃难。凝重的气氛中,只有豆同学还拎着玩具愉快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儿”啊!

这时风雨渐渐地缓和了一些,开始有男丁三三两两地出来查看灾情,被风刮倒的还有离我们住处约十几步之遥的另一棵小些的树。Ward representative 和 board representative (相当于我们中国社区里的居民小组长和业主委员会成员什么的)都在场,一边打电话向上级领导汇报情况,一边记录着重灾区人民(即被树压到的那幢房子里的居民,小奕家也不幸忝列其中)的姓名。领导说,如果我们感到不舒服,不安全的话(uncomfortable, unsafe),晚上可以住到旅馆里去。看到情况有所好转,又想好了退路,小奕的心顿时宽了不少,甚至有心情端着DC在小雨中抓拍一些历史性的镜头。回到家里想起该看一下新闻,滚动字幕说我们这里的大风警报(thunder storm warning)18:45解除,此时是美中时间18:20左右。两个人恢复正常,继续一盆没洗完的衣服和一锅没炒完的菜。

(未完待续)



轰然倒地的大树,树冠压在屋顶上


几根树枝生生地挡在妹妹头卧室的窗口


什么叫连根拔起?长见识了吧!


另一棵英勇牺牲的树,距离小奕的家约十几步之遥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