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素描

冰泉

乡村素描

父亲
生时
和着泥土洗澡
死后
枕着泥土睡觉

浇一杯雨水
唤醒一地的种子
添一捧黄土
祈愿所有的收成

一辈子把自己扎进了农谚深处
何时真正地收获?

母亲
站起来
是树
不让任何阳光风雨欺负她的孩子

躺下去
是水
富饶的汁液喂养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猪圈
好简陋的银行!

不是高楼大厦
不是电脑操控
没有出纳会计
没有迎宾保安
存进去的是残羹冷炙
取出来的却是大把银洋

土屋
总是在咀嚼委屈
因为一身的黄土肌肉
落个土哩吧唧的名声

却足足养活了三代人
以至于
每到刮风下雨时
你满身的关节隐隐作痛

老槐树
说你老吗?
脑袋上堆积着碧绿
还微笑着跳迪斯科

说你年轻吗?
满脸却镶嵌着皱纹
我爷爷的爷爷曾给你按过摩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