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绪之言

络木

当人处于一种无绪的状态时,常日之所见就有所不同了。沦陷在不知所以然的境界里,开始思量过去与未来的种种。不用负多少的责任,想到的,可以立马的抛弃掉,再换别的主题,洋洋洒洒,放任于脑电波构成的三维里,飞来飞去。

将本文做为来此的第一稿是有所不妥,,可是谁又能摆脱这种思想浑顿的时刻,也未必有谁会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写出来。 我算是在这里拾了一个秽物,随意的摆一摆,放在那里.。这就如同在摩肩接踵的市场角落里摆了一个收废品的地摊,好奇者可以看上一眼,见得不顺的,也能吐口吐沫。总之,来去由人。

整个下午都在笔记本前呆坐,偶尔抬抬头,看到无数的星星点点。突然有个声音在问:是否这就是所谓的生活?

生活——从睁开眼到闭上眼,小之为日,多则为年,再则便是一个句点。轮回之限,框以时日,就是这一分一秒。我们生存于世,从为挣明日之口粮的苦力转而变成被情调拖累的附庸。 小资的另一层定义,也许就是物质东施的代言。 似乎已听到这个鲜亮的名字,哐啷一下掉地的声音。但是,懒得去拾。

我是无绪的,至少此时。

屋顶在滴雨,已经有一个洞了,没有人去投诉, 也不见任何的修理人员.。大家都喃喃的说着什么,可是听不到。 反倒是滴水声越发的清晰。隔壁有些急促的脚步声, 随之更加多的脚步,更急促的声音。网络公司的职员开始有些不安分了, 然,管理员超大的噪门在这个时候起到镇定的作用。 一切又恢复如初。 对这个掌控全局的人来说,"IT"与"工厂"无论从字形还是对权利的畏惧程度,毫无差别可分。 所以,雨依旧,安静依旧。

从这里走过去是十步,从那里走回来也是十步. 但我始终觉得厕所的空气要比办公室来得好.

厕所的玻璃窗外现在是一片绿地,以前是田地。 现在种的是樟树,以前种的是青菜.。樟树五千元一棵,青菜五角钱一斤。 而我坐的这个位置,以前是软件公司,现在是科技公司。以前一行代码一百元,现在一百行代码一元还差那么一点点。世界总是在变化, 只是有时搞不清走的方向。就这好比有些瞎子总比明眼人看得要远。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宁可闭上眼,去扶着他的肩膀走余下的路.

当人处于一种无绪的状态时,常日之所见就有所不同了。沦陷在不知所以然的境界里,思量过去与未来的种种。不用负多少的责任。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