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棵大梨树

老屋

从我懂事的时候起,
我就知道了你。
你是我时常的挂念,
哪怕我在做梦,
哪怕我在朗读,
那怕我在放牛。

从梨花刚刚含苞,
到你披上飘香的银装,
我拽着母亲的衣脚。
问母亲你何时才能结果。

到果儿慢慢的成型,
我每天背着书包,
记下你几颗最有特征的几颗。
当我飞奔地放学回家,
第一个检查的,
就是他们是否已经被人打落。


盼啊, 盼啊,
口水不知道暗暗地咽过多少,
终于, 父亲经不起我们的纠缠,
给了我们一个勉强的肯首。

三步两步,
我蹿上了你的粗大的枝干,
梨儿真香,
一颗比一颗更美。
树下围了一群同伴,
打架的对手没了威武,
怕羞的小姑更加妩媚,
他们欢闹,
他们乞求,
"好吧, 给你们两个!"


那一年我从海外归来,
没进家门就想起了你,
我少年的同伴,
可你的地方已升起了高楼。
静静地,
静静地,
摒住我的呼吸,
闭上我的双眼,
竖上我的双耳,
我似乎闻到你春天的飘香,
看到你婆娑的银装,
听到孩儿们欢笑的喧闹。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