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小河

老屋

那条小河
(4/5/05)

我的家乡有一条小河,
河不宽,
浪不高。
那里石头上,
留下我童年的足迹,
码头边,
回响着我少年的欢歌。

她来自高山,
淌过深沟,
穿过密林,
从村户田野中,
蜿蜒穿过。
两岸排排长柳,
在风里飘飘。

春天里,
雪山冰融,
河水暴涨,
有时也漫过,
上学唯一的木桥。

夏日里,
那是她最美的时候。
孩子们光腚在水坝里游玩,
我躺在阴凉里,
等待着鱼儿上钩。

秋日里,
丰收的稻香在河边漫飘,
赶着群鸭,
肥嫩的螃蟹,
成了我们的佳肴。

冬天里,
她并没有冰封,
扛一把铁锤,
声声锤响,
打鱼的浪漫,
胜过吃鱼的欢乐。

而今,
河仍在,
人已在他国。
老柳早去,
新柳仍然婆娑。
听说多年无情的电捕,
河里已无鱼虾,
乃之蚯蚪。
再也听不到孩子们的嘻闹,
听不到冬天里打鱼人的,
吆喝。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