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头小牛犊

老屋

那头小牛犊
(4/3/05)

你出生的时候,
我正在山那边读书。
一路小跑回家,
母亲告诉我,
牛生了可爱的小犊。

在那阴暗的小屋里,
我们第一次腼腆的见面,
你瘦小的身躯,
懒懒的躺在干草上,
吮吸着甘美的乳汁。
你好奇地抬起头,
算是给我打了个招呼。

以后, 我们成了最好的伙伴。
刮风下雨,
一起在山坡上奔跑。
有时, 你静静的在我旁边吃草,
听我读唐诗,
听我背课文,
有时,你默默的停止了咀嚼,
竖起耳朵,
点头, 眨眼, 又摇头,
好象你也懂得唐诗的韵美,
辨别我背诵的对错。

你跟我一样贪吃,
山草青青,
你更爱翠绿的麦苗;
你跟我一样调皮,
山道弯弯,
你偏要从路边的树林穿过。
你还有点小气,
每当我骑在你母亲的背上,
你总是不停地在她左右捣乱嘶磨。

那一天,
黑夜降临,
暴风雨也无情的袭来。
你却不见了踪影,
贪吃的你,
准又是被嫩草诱惑。

我找啊, 找啊.
翻过了你爱躲的灌木,
找遍了你爱去的小沟;
看到你的时候
你却站在一处悬崖,
乞求的目光,
你分明是在跟我说,
"伙计,快救救我。"

风更紧了,
雨更大了,
我焦急地对你呼唤,
过来吧,我们都在等你。
你顺从了我的渴盼,
犹豫了一下,
纵身一跳,
却没有跳过那深深的山沟。。。

你再也没有站起来,
找到你的时候,
你仅有一息尚存;
动了动小嘴,
象是要安慰,
或是要告别,
却一声未出,
无力的走了。
我抚摸着你的头,
眼泪无声地淌流。

几十年过去了,
无论繁忙,
还是奔波,
夜深人静时,
我都会想起你,
是欠疚,
也是缅怀。
小伙伴啊,
你在哪里?
天河边的水草,
可比得上山脚田里的麦苗?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676